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皇权富贵】挚爱(上)

*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第一弹。

*  CP:皇权富贵Only。

*  做了这么久的甜文玩家我终于忍不住开虐。

*   结局个人认为算HE。

*   梗源自于蔡明女王小品,不妥删。

*    Ange断更,因为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写,星光和薰衣草最近会填完。

*   不出意外挚爱(下)会在明后天。

*   ooc是我的,语言不畅,逻辑不通,看看就好,认真你就输了。

*    圈地自萌,世界和平。

*    WARNING:请勿上升真人X3

========

C1

黄明昊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扇纯白的大门之前。

四周的一切都是纯白色的——纯白色的地面,纯白色的大门,纯白色的天花板,就连站在他身前这些头顶光环,背后有翅膀的人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纯白色的。

哦对,他们的翅膀也是纯白的。

洁白,纯白,甚至有些白的过头开始让人觉得这些白色在发光。

黄明昊被这些突如其来的纯白色晃瞎了眼,他条件反射般的闭上眼睛,努力晃了晃头,想要把视网膜里的光斑驱除,却又恍惚间听到了歌声。

——天堂的大门已经打开。

——美好又愉悦的新生活即将到来。

——被选中之人你为何还在门外徘徊。

——你为何,还在门外徘徊。

是啊,黄明昊没有睁开眼睛,那些被他想要刻意压制在记忆深处不再提及的事实又仿佛被这些缥缈的歌声唤醒。

黄明昊死了。

他,早就死了。

那这里,大概就是天堂了吧。

“诶,你是黄明昊吧?”一个有些少年气的声音在黄明昊耳边响起。

黄明昊努力压制住眼角的湿意睁开眼睛朝旁边看过去。

那是一个,嗯,怎么形容呢,很美好的男孩子。

他一头浅金色的短发卷卷的垂在耳畔,精致而漂亮的五官,尤其是那双眼睛,自带灵气,让人看了就忍不住的心生喜欢。

头顶三寸的位置顶着一个微微发着金光的圆环,穿着和门前那些人——刚才唱歌的那些人一样的白色长袍,不同的是他的腰上多了一条金色的橄榄枝腰带。

或许他是与众不同的,黄明昊这样想着。

旁边的男孩子看见黄明昊睁开了眼睛,大大的眼睛里马上染上了笑意。

“你是黄明昊对吧。”

黄明昊微微点头。

“我叫灵超。”男孩子歪了歪头,“喏,看见你眼前的这扇大门了吗?这是通往天堂的大门。”

黄明昊顺着灵超的手指看了过去,那扇已经半开的大门里面是更加耀眼的光芒,令人神往,却又没有归属感。

“来吧,我是来接你入天堂的,跟我走吧。”灵超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一只手,背后的纯白羽翼也随之打开。

纯白的世界里瞬间洒满了纯白的羽毛,让人看不真实,一切都力不从心。

可是黄明昊却盯着灵超看了一会,随后摇了摇头。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想进去。

被如此直白拒绝了的灵超也不恼——天使们总是有着出人意料的好脾气,他只是收回了手,疑惑的看着黄明昊。

为什么不进去呢?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生前祈愿进入天堂,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言,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一旦拥有就不会珍惜吗?

“我……我现在还不能进去。”黄明昊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右手腕,却发现那里已经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我在……在人间还有没做完的事情,我必须要回去一趟。”黄明昊抬起头目光坚定,“我的爱人,他还在那里。我自己一个人走了,他还活着,我不想、不想他在接下来的后半生里都是一个人。哪怕我不能,但只要有一个人能陪着他,就可以了。”

我就满足了。

黄明昊猛然拽住灵超,他的声音在颤抖:“求你了,拜托,拜托,让我回去一趟好吗,我求你……”

灵超愣住了。

“不行,这天堂之门还有不到一小时就要关闭了,如果你不现在进去你就会魂飞魄散的!”灵超瞪大了眼睛。

“可是如果我不回去我也会魂飞魄散的!”

“可是你不能就这样回去啊。”或许会把你爱人吓得跟你一起走的。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灵超看着黄明昊原本一潭死水的眼睛里重新拥有了光亮,他不忍心让它再次熄灭。

灵超挠了挠脑袋,差点没把头顶的光环拽下来。

“好吧好吧,我跟你说,”灵超一把拽过黄明昊,拉着他坐在天堂大门前的阶梯上,“我一会给你施个小法术,把你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然后你回去找你的爱人,劝他再找一个伴侣。”

“不过先说好你只有四十五分钟的时间,时间一到你必须要回来否则你就要魂飞魄散彻底消失了。”

灵超一边施法一边叮嘱黄明昊。

“另外这个法术只能糊弄你爱人一个人,如果有其他认识你的人见到你,一定会把你认出来。”

灵超看着缓缓消失在法阵里的黄明昊忍不住再一次叮嘱他。

“记得,一定要按时回来,不然你就真的要魂飞魄散了!”

C2

当黄明昊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他家门口。

那是他和范丞丞住了将近二十年的屋子,从青葱少年到而立之年,黄明昊的大半个人生里,都是范丞丞的影子。

调整好情绪,黄明昊对着隔壁安全门的玻璃整理了一下形象,发现他真的完完全全换了个人,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好像自己十六七的时候,但是脸真的不是同一张。

这样也好,免得到时候把自己认出来,自己又狠不下心离开。

走到门前,黄明昊按下了门铃,听着熟悉的门铃声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门后的脚步声。

“……谁啊?”当听到范丞丞略微沙哑的声音隔着喇叭传过来时,黄明昊还是很没出息地就要红了眼眶。

可最后还是咬咬牙把眼泪硬生生逼了回去,清了清嗓子开口:“您好,我叫……我叫灵超,我是黄……黄明昊先生的委托人。”

门后又沉默了一会,就在黄明昊耐不住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

“进来吧,门口有拖鞋。”范丞丞把门打开也不再管他,“别穿那双蓝色的,其他无所谓。”

黄明昊当然记得那双拖鞋,那是黄明昊和范丞丞刚在一起的时候买的,一共有两双,一双是粉色的兔子,一双是蓝色的猫咪。

年少的喜欢大概就是即使不能宣告给全世界我们在一起了,也要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秀恩爱。

哪怕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至于为什么是粉红色和蓝色,大概是学生时代二次元混的太久,黄明昊始终坚信着“自古红蓝出CP”这句话,并且固执的认为红蓝还代表着攻受,所以他一直和范丞丞声明蓝色那双是自己的,粉红色那双才是范丞丞的。

昊哥这么霸气怎么可能是受。

然而范丞丞每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都会拥住自家中二的小朋友,扒着他的胳膊挠他的痒痒,逗得他哈哈哈哈哈哈个没完没了,然后趁着怀里的小孩晕乎乎的时候吧唧亲一口再抢过那双蓝色的拖鞋。

“你可拉倒吧,我才不穿粉红色的拖鞋,多娘啊,一天天花里胡哨的。”

所以当黄明昊看见范丞丞脚上踩着粉红色的兔子拖鞋,而玄关处的地毯旁放着一双蓝色的猫咪拖鞋的时候,他的眼前又模糊了。

拖鞋早已不是十几年前的那双拖鞋,可人依然是十几年前的人。

黄明昊眨眨眼,然后快速低头随便拿了一双灰色的拖鞋进了屋子,为了不让自己哭出来他还故意打趣范丞丞:“没想到范先生还有这么可爱的爱好,穿粉红色的拖鞋。”

黄明昊本不过是想把拖鞋的事情糊弄过去,调节一下气氛,却没想到一向对外人高冷的范丞丞却一改常态。

他看见范丞丞的眼睛里的温柔,就像过去十几年看见的一样,但是却又增添了些落寞。

“没什么,只不过是Justin喜欢穿蓝色,我把蓝色的让给他。”

黄明昊,我把你想要的蓝色拖鞋留给你,你穿上它给我看好不好?

以后,所有的粉红色都是我的,蓝色都是你的,好不好?

“嗯……”黄明昊的泪意又要涌上来了。

范丞丞你这个大猪蹄子,他一边仰头一边眨眼,我活着的时候就只会调皮捣蛋惹我生气,我死了你倒是情话连篇撩起来没完了。

你怎么能,怎么可以这么好。

“坐吧。”范丞丞率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黄明昊看周围熟悉的家具和装饰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

还有些以前没有的东西被摆了出来。

“你对这些画有兴趣吗?”范丞丞看着黄明昊突然盯着那些挂着画的地方。

“这、这些……”黄明昊脑子里突然记起来什么,却又不敢肯定。

“哦这些啊,是Justin,他刚成年那会突然就喜欢上了绘画,虽然没什么天分,还不如那些他丢掉的乐谱来的好看。”范丞丞轻声解释。

黄明昊迷上绘画纯粹就是一个三分钟热度,兴致来了就架起画板涂两笔,范丞丞一直都觉得黄明昊那不叫绘画,叫涂鸦。

反正都是抽象派也没差。

范丞丞不仅会在黄明昊画的时候在他身边叽叽喳喳个没完,还会跟他调皮故意和他抢画好了的画。

然后等黄明昊想起来问他画在哪的时候,范丞丞都会支支吾吾的说什么,画的那么丑早就扔了之类的。

结果又换来黄明昊的一阵暴打。

黄明昊的兴致来的快去的也快,总共洋洋洒洒就画了那么七八张。

那些早该被扔掉的画纸,一张不缺的都完好地保存在玻璃画框内,摆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别说残破不全,就连当初争抢时搞出的折痕都被抚平的一干二净。

仿佛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名家作画被人珍藏。

范丞丞看着那些涂鸦式的创作嘴角勾起一个不经意的弧度。

黄明昊,你的那些涂鸦我都留着呢,一张都没扔,不过看了这么久也有些腻了,你给我画幅新的好不好?

不用画什么太复杂的东西,就画一张椅子,然后我们两个,坐在一起看雪落下来,然后一不小心就白了头。

“好了,坐吧。”范丞丞又一次招呼黄明昊坐下,“你说你是他的委托人,来具体说说吧。”

黄明昊你委托了别人什么,你真的忍心在你走了之后再让别人打扰我。

但是,这是不是,你留给我的,最后一件东西?

“是这样的,我……我的客户黄先生生前在我们这里办理了一项业务,希望我们在他离开之后……”

当黄明昊把注意力终于全部集中在范丞丞本人身上的时候,他才受到了这一生最大的惊吓。

范丞丞瘦了,瘦的黄明昊快认不出来了。

范丞丞似乎对黄明昊话说一半而感到不满,他略微皱眉:“继续说啊什么业务。”

黄明昊却比他皱眉的更加厉害。

“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范先生……您现在多重?”

范丞丞闻言又皱了眉,“还需要问体重?”

黄明昊被范丞丞犀利的视线看的有些心虚,在他过去的十几年里从没见过范丞丞这样冷漠的眼神。

他见过范丞丞开怀大笑,见过范丞丞温柔似水,见过范丞丞调皮捣蛋,见过范丞丞暗自神伤,见过范丞丞暴躁如雷……

他见过范丞丞那么多那么多的样子,却从没见过范丞丞这般冷漠,看着他的眼神这般陌生。

“对,这是我们服务项目的内容之一。”黄明昊硬着头皮往上冲 不管什么都往这上背锅就对了。

虽然奇怪这是个什么奇葩项目,但只要是想到这可能是他的黄明昊最后留给他的东西,范丞丞也顾不得太多。

“……我也好久没量了,大概四十多公斤不到五十吧。怎么了吗?”

黄明昊,你听见了吗。

你的范丞丞,只有不到一百斤的分量了。

你的饭沉沉和饭撑撑,都没有了。

失去黄明昊的范丞丞,只是范丞丞了。

“饭沉沉你怎么这么瘦了!”黄明昊情急之下就脱口而出的话反而弄得范丞丞一脸茫然。

“不是,你怎么……”你怎么知道他给我起的外号。

黄明昊这才回过神,他马上解释:“哦是这样,黄先生曾经和我们提起过,他当时还抱怨过您一个月长胖了二十斤。”

这个是真的,在范丞丞十六岁那年的冬天,只用了一个月,他就从一百二十斤涨到了一百四十斤,一跃成为他们年级之中最具重量级的选手。

为此黄明昊还给范丞丞起了个外号叫饭沉沉,后来又因为他一顿吃太多起了个饭撑撑。

“他啊。”范丞丞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如果不是为了他能多吃点,我又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胖。”

在范丞丞一个月暴涨二十斤之后,黄明昊的表哥朱正廷为了让表演系的范丞丞能顺利毕业开始勒令他节食,而本该属于范丞丞的食物大部分都进了朱正廷和黄明昊的肚子里。

“那时候正廷哥命令我节食,我就正好把吃的能正大光明的分出去,虽然不能都给他一个人,但是好歹也能让他心安理得的多吃点,他太瘦了。”范丞丞这样回复他。

“但是你突然节食不会很难受吗?”黄明昊咬着指甲,他记得那时候几乎每天半夜范丞丞都会和他吵着要出去吃东西,然后两个人背着宿管偷偷翻墙出去买吃的。

“哪有那么夸张,我原来在美国也是吃很少,我不太习惯美国快餐,后来回了国也就那样了,但是看着Justin那么瘦就总想着让他多吃点,半夜也会偷偷翻出围墙带他去吃东西,关东煮麻辣烫什么的。”

“其实我知道他很喜欢吃,但是为了形体又不得不少吃,所以我就想周围如果有人比他还胖的话,那他多少也能放松些吧。”

其实我觉得如果古人诚不欺我,能吃是福的话,那我宁可把我的福气都分给你,好让你能平安喜乐一生一世。

可古人都是大骗子,他们说的没有一句话是真的。

我还是不能拥有你,一生一世。

July
18
2018
 
评论
热度(16)
上一篇 下一篇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