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拓兰】在那之后

特别喜欢小足球的一个产物吧【笑,可能说毫无逻辑可言、

自娱自乐向,其实在我心里雾野应该黑化的更严重一些呢【X

说实在的喜欢不起来井吹,不过没办法配角嘛。

不过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啦2333


【01】

雾野兰丸一直都是个温柔的人,从最初见到的时候神童拓人就知道了。

 

他会聆听自己的钢琴曲子,然后和自己探讨有关音乐方面的事物,他会在生病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强迫自己吃药休息,他总是对着自己笑,告诉自己没问题,他总是明白自己的想法,然后默默的给予无条件的支持。

 

雾野,现在在做什么呢?雾野……

 

“喂,神童,你在发什么呆。”井吹宗正不满地啧了一声,试图唤回站在他旁边的棕发少年的魂。

 

被点名的人愣了一下,“我可没你那么闲,有时间来观察我还不如好好地锻炼你的守门技术。”淡淡的撇下一句话,神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足球场地,并且从一旁的葵那里拿了一瓶运动饮料。

 

“这家伙,又抽什么风。”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井吹将手里球抛给了剑城京介,而后者在接到球的时候则是面无表情。

 

“上了!Death Drop!”一个包裹着黑红色气流的足球从剑城脚下射出,目标直奔井吹身后的球门。

 

“喂!你这家伙!”转身急急忙忙的冲着球扑了过去。

 

【02】

“呐,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吹起了革命之风、拯救了足球与人类未来的雷门中足球部活室里,一个瘦弱的身躯蜷缩在角落中,四周一片昏暗,只有微弱的声音回响着。

 

当狩屋正树进入部活室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扎着双马尾的樱色长发少年缩在部活室的一角,眼睛下面有着浓重的黑眼圈,惨白的脸上混杂着泪痕,身上的雷门队服也已经皱的不成样子,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心生疼惜。

 

又哭了啊,雾野前辈。狩屋挠了挠头,微微叹口气。

 

他真的是受够了这帮情商不足热血有余的足球笨蛋了,一个两个的,喜欢就要直接说嘛,这么闹下去万一真的出了什么追悔莫及的事情,到时候看谁哭的更伤心。

 

不过话说回来了,为什么这次的代表队都选了些业余足球手呢。狩屋盯着雾野,陷入了沉思。

 

思考了一会儿,狩屋也没想出了个所以然,于是他决定先放弃思考这个问题,首先是先把雾野前辈安置到医务室吧,不然一会人到齐了就更麻烦了。

 

这么想着,狩屋轻手轻脚地接近雾野,却突然听到了声响。他醒了?狩屋一愣,然后低头一看发现对方好看的眉还是紧紧地皱在一起。

 

【03】

最近的神童感觉状态特别不好,虽然平时练习的时候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这一点就连平时不怎么和他接触的瞬木隼人都看了出来。

 

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因为在练习的时候井吹漏掉了三个球,而神童却什么都没说。要知道打从一进队开始就皱着眉一脸苦大仇深的神童,对于守门员的要求特别的严厉,甚至在最开始的几场比赛里他都是一直站在球门前的。

 

其实井吹也挺惊讶的,神童这家伙最近对他的恶语变得少了起来,很多时候撞见了他都当做没看见一样,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作为足球的守门员潜力差到这位天才比赛策划人已经决定放弃他了的时候,球队里的其余新手也表示:被无视的不只有你一个好吗!

 

晚饭的时候,松风天马拉着剑城京介坐在了食堂的某个角落里。

 

“喂!天马!你干什么啊!”被强行拽过来的剑城京介拿着两人份的食物,脸上的表情疑惑不已。好好地干嘛非得要在这里吃。

 

“那个啊,剑城,”天马凑到剑城的身边,“你觉不觉得最近神童前辈很奇怪?”

 

看着突然放大的一张脸,剑城京介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Woc!你凑这么近干嘛!

 

“咳咳、”剑城在意识到了什么后马上将脸转了过去,“确实,你发觉什么了吗。”

 

看着剑城略微不自然的神情,天马突然觉得很好笑,“唔……我倒是有一个猜想啦,就是不知道是不是。”

 

“说来听听。”

 

【04】

“我说这个……是不是稍微有点不妙?”速水有些担心地看着不断奔跑在场上的雾野,“雾野,已经练习的时间够长了吧。”

 

“啊,这个呢……”狩屋手里拿着毛巾,站在速水的旁边很无奈地笑了笑。

 

“该不会是没被选上代表队于是决定奋发努力了吧?”车田一边灌着饮料一边无意识地爆出真相。

 

“额哈哈。”狩屋内心吐槽:我说车田前辈平常也没见你吐槽的这么精准啊。

 

“Southern Cross Excision!”雾野华丽的操控着脚下的球,一个转身就闪过了前来阻挡他的天城。

 

“三国!要上了哦!”淡粉色的身影一闪,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球门前,雾野将球向上踢起,“Astro Break!”

 

作为一个资历深厚的门将,如果有人对着球门射门的话下意识的就会去抵挡,无论对方是谁,拥有怎样的恐怖实力也绝不退缩。但是当看到那个带着浓重黑色气场的球飞奔过来的时候,三国却有一种想要逃开的感觉,就像……对,惧怕,他居然对雾野兰丸射出的球产生了惧怕的感情。

 

“球、球进了!”影山辉的大叫声唤回了三国的理智,回过头确确实实地发现了处于球门里的球。

 

“三国前辈,要把注意力集中在球上呢。”雾野的声音突然响在三国耳边,再度回头却发现粉色长发的少年已然走了回去。

 

一旁的高坡上,身着紫色上衣和青色喇叭裤的长发青年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嘴角微微勾起:“啊,有趣的东西发现了。”

 

【05】

“喂,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剑城一脸汗颜地看着前面眼睛闪闪发光的人,然后回过头狠狠地嫌弃了自己一把,真是怎么会一时心软答应对方这种无厘头的要求呢。

 

“没事的,神童前辈最近不怎么在状态。”而且就算被发现了也没什么的。←来自心态乐观且自我感觉良好的某棕毛队长。

 

“我怎么觉得不怎么靠谱呢。”你知道人家不在状态还去打扰人家。←来自某只不知不觉被拐上贼船的蓝毛前锋。

 

“剑城?天马?你们俩在我房间门口干什么?”刚讨论完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的某两只就真的被发现了,为此剑城还恶狠狠地瞪着金色眸子盯着天马。不过后者却完全没有在意。

 

“啊拉,神童前辈。”基于还未开始就已经破产的计划,天马决定拉着剑城跑路。

 

“在这里遇见神童前辈还真是巧呢。”尴尬地挠了挠那头乱毛,一边笨拙地想要掩饰些什么,一边大脑在飞速运转着寻找恰当的脱身方法。

 

“……”神童没有回话,这算什么,堵在别人房间的门口遇见了别人居然还说是好巧,你不是有事情才来找我的吗,既然都看见我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这么吞吞吐吐的,难道不会想着找个借口脱身吧。

 

不得不说神童你某种意义上真是神童。

 

“神童前辈,我们有话想对你说。”剑城突然开口,后来却又轻轻摇了摇头,“不,更确切的说是有些问题想请教你。”

 

【06】

抬起头,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青年,雾野突然感觉有点迷惑。这个人好眼熟,是谁来的?

 

“哟,好久不见呢,雾野君。”来人轻佻地开口,独特的嗓音仿佛提醒了雾野什么。

 

看着少年颜色略微加深的双眸,不动轻微地眯了眯眼睛。这孩子……他明明记得上次在神之伊甸这孩子的眼睛纯粹地毫无杂质,就好像是晴空下蔚蓝的天空,单纯美好,除此之外还有坚定的信念,但是现在……不动在心底啧了一声。

 

“不动……前辈?”对了,他想起来了,那是他们还没有获得革命的胜利之前,被第五部门送到神之伊甸小岛的时候,和円堂监督一起的同伴,不动明王。意大利职业队的成员,是日本十年前FFI的双司令塔之一。

 

“哟,看来本大爷还是能给别人留下个印象的啊。”淡淡地嘲讽着自己,不动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羁的弧度,“刚才的练习很不巧我看到了,那么雾野君,几个问题想要你回答我,要说实话。”

 

“练习?”雾野想了想,确定自己刚才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后,雾野点了点头,“好的。”

 

不动坐了下来,将一只腿翘到另一只腿上,一副本大爷的样子,慢悠悠地开口,“你很困扰的吧。”

 

困扰?雾野微微皱眉。等了一会没听到回答的不动决定不浪费时间,直接进入下一个问题。真是,他大爷好不容易想关心下鬼道君的后辈,结果还被对方给无视了。

 

“刚才的那个,是谁教你的?”虽然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但是作为天才的不动身上的自负和傲慢早就被时光沉淀了下去,虽然对于结果来说不重要,但是还是有确认的必要。

 

那个?皱着的眉头并没有展开,雾野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又释怀了,开口道:“前不久遇见了一个人很好的大哥哥,我说想要学习射门,然后他就教了我这招。”

 

“绿色头发?”“嗯。”

 

【07】

“有想要请教我的?好啊,进来吧。”打开房间的门,神童很自然的让剑城和天马进去。

 

“坐吧。”神童走到房间的柜子旁,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金色的罐子,然后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放到茶壶里,倒上热水。

 

“谢谢。”接过雕有精美樱色花纹的陶瓷茶杯,天马慢慢地吹了吹然后喝了一口,“啊,红茶!”然后就像发现了宝贝一样。

 

“这个味道,是阿萨姆红茶来的吧?”剑城对茶这种东西了解不多,只不过自家的哥哥很喜欢在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的下午泡上一杯。然后听自己给他将今天在学校发生的趣事。

 

天马愣愣地看着剑城嘴角突然勾起,幸福的表情让他心底没由来的一慌,剑城……你想到了什么?

 

看着天马目不转睛地盯着剑城看,而剑城很显然已经陷入了回忆,神童很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试图唤醒两个人。

 

“啊?啊!对不起,神童前辈!”天马手忙脚乱地想要道歉,神童只是笑了笑说:“什么事情直接说,我们之间不需要这样。”

 

和天马对视一眼,剑城放下手中的茶杯开口问道:“神童前辈,你最近到底在烦恼些什么?”神童愣了一下,烦恼?自己在烦恼?烦恼什么?等、这算什么问题?

 

看着前队长呆愣的表情,剑城继续毫不留情地补刀:“虽然在平时的练习时候神童前辈并没有失误,可以说做得很好,但是我们都看出来了,你有很大的心事,这一点直接表现在你对井吹的要求严格程度上。”

 

“是啊,最近就算井吹漏掉球神童前辈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对他耳提命面,井吹本人都很惊讶呢。”所以说天马你真是天生的队长,就这么把井吹出卖了。

 

所以说自己是因为井吹而暴露了吗!神童扶额。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神童摩挲着茶杯上的花纹,嗓音里都带些许的不确定,“呐,再过不久日本的樱花就要开放了吧。”说着放下茶杯望向窗外,。

 

“樱……花?”

 

那一瞬间,天马好像明白了什么。

 

【08】

“啊,算是吧。”不动很敷衍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不过你最好少用这个技能。最后的问题,雾野兰丸,想要与闪电日本比赛吗?”

 

“比赛?”雾野朝着不动看过去,见到的是对方一脸的严肃,“黑岩监督,闪电日本的监督,拜托我、我们革命日本击溃他们。”雾野听见对方这么说,“那么,你要来吗,雾野兰丸?”

 

那天,雾野最后看见的是被遮住的太阳。

 

巨大的足球体育场内,身着暗红色足球队服的少年们站在场上,从入口处走进来了两个人,一个身着紫色条纹上衣和青色喇叭裤,另外一个则是和他们一模一样,背后标有一个大大的数字3的队服。

 

青年走到少年们的面前,开口说道:“你们在场的所有人就是我们革命日本的队伍成员,算上这家伙你们正好十一个人。”说着,站在不动身后的身影走了出来,樱粉色的双马尾长发,在场的众人都知道,那是雷门的雾野兰丸。

 

“而且,我是你们的监督,不动。”不动的表情突然变得夸张,“你们现在要和闪电日本去痛战,并且,”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把他们击溃!”

 

站在最前面的三名少年听到这里一愣,然后互相对视一眼,有着一头白发的少年勾起嘴角对着不动说道:“那就让我们去做吧,不动监督!”

 

【09】

刚刚走进食堂的神童,就听见了真名部和皆帆的议论声。

 

“皆帆君,听说了吗,今天黑岩监督给我们安排了一场练习比赛。”

 

“你说的是那场没有通知我们比赛对手是谁的那个吗,那个确实有些突然呢。”

 

“是太突然了,在如此关键的决赛之前参加练习比赛。”

 

“不过不是也挺好的吗,我们现在能做到的。”

 

转过身放弃进入食堂的神童就这样径自回到了房间里面,把自己全身心地放松在柔软的大床上,回想刚才真名部和皆帆的话。

 

练习赛吗,应该是很平常的比赛才对,可是为什么,神童测过身子,他会感觉到这么的不安呢,就好像他要失去什么一样。

 

说实话,他很讨厌这种感觉,当初被黄金国夺走足球之后,在战国时代的他一直都有这种感觉,直到他确认贝塔解除了洗脑之后,才渐渐地消失。

 

【10】

一大早,闪电日本的众人都来到了练习场地上进行准备活动。

 

“一会的练习赛,大家不要有压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踢就好。”微笑着看着进行热身的众人,天马开始进行惯例的振奋人心的活动。

 

“也是呢。”九坂伸展着手臂,“我现在超级想赢的。”正当铁角想要嘲讽一下九坂的时候,一个微弱却坚定的声音响起,“是,我也,想要赢!”九坂回过头,看见的是眼睛里闪烁着光芒的森村好叶。

 

在场的众人很明显地一愣,什么时候腼腆害羞的森村好叶也会这样直言想要取得胜利了?

 

“说的是啊。”野咲樱笑了笑,“我们现在感觉也不是很好嘛。”一旁的瞬木爽朗地笑着说:“说不定还会再多几个必杀技呢。”

 

这边众人的气氛很好,而另一边的井吹穿戴好守门员的装备,对着旁边压腿的神童说:“如果是练习比赛的话,我更不会丢下一分。”

 

神童不知为何,那股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的,如果说在刚刚得知这场比赛的时候,他还能勉强克制住它的话,那么现在它就已经濒临爆发,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火星,就能引起强烈的反应。

 

“你……”还没等神童做出回复,另一个声音已经替他回答了井吹的话。

 

“你守住球门是理所应当的。”

 

【11】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神童的身体猛然僵住了,他不可置信地回过头,果不其然看见了一抹樱粉色的身影朝着他们走近,只是对方身上穿的衣服让神童微微皱眉。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那件衣服……神童刚想开口,却被对方一个简单的动作阻止——对方把食指放在了嘴唇前。

 

“雾野前……”天马也看到了雾野兰丸,刚想说些什么却突然被剑城的动作推开,凭借优越的身体素质刚刚站住脚,天马抬起头就看到剑城跳起把一颗带有强烈气球的球倒踢回去。

 

而踢回去的方向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将那颗球向下砸进了地里。

 

“白龙?!”剑城很惊讶,他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哼,好久不见了,剑城,今天我们是来击溃你们的。”白龙微微眯起赤红色的双眸,一开口的语气就是霸气无比。

 

“不止是白龙,他们是……”神童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因为他看见了出现在白龙身后的那些人,包括不动明王,那个和他有着同样的天才比赛策划人称号的不动明王。

 

“这帮家伙是革命日本,而我是他们的监督,不动明王。”不动嘴角突然勾起,不远处的座椅上黑岩用拐杖直起身子,对着闪电日本的众人说:“今天比赛的对手就是他们。”

 

和黑岩对视一眼,不动点点头,“那么来介绍一下我们革命日本的选手吧。”

 

“我是白龙,原属第五部门零队。”领头的白发少年介绍自己。

 

“南泽、雪村、黑裂、贵志部、千宫路、真帆路……”真名部拿着手里的平板一一与场上的人进行资料对比,“集结了不得了的成员啊,几乎所有的选手都是射手的位置。”

 

“防守会很辛苦的吧?”瞬木看着真名部手里的平板下了自己的结论,不过这种东西怎么都无所谓,反正不会轮到让他一个FW去做。

 

“这样的话我更不会让他们进一个球的。”井吹一手握拳一手成掌扣在一起,对着神童说。

 

“是吗。”发话的是一直站在他们不远处的雾野,微风吹过舞动他的樱粉色长发,“凭你的话,也许可以盖个篮板。”丢下这句话,不看原来队友的神情,雾野走向革命日本,“雾野兰丸,雷门中学。”

 

“以上十一人。”不动最后做了总结。

 

【12】

站在球场中央的神童此时此刻终于明白自己最近的不安到底是因为什么了,雾野,居然站到了自己的对面,毕竟一直以来他都站在自己的身后,小小的火星引燃了他所有的不安。

 

“话说,那个叫做雾野的家伙,和队长他们是同一个初中的啊。”野咲抻了个懒腰,“没问题吧?”

 

“总之,现在全力进行比赛吧。”剑城皱眉。雾野前辈那么了解神童前辈,这场比赛在组织方面会受到干扰吧。

 

“现在将要开始的是闪电日本VS革命日本的练习赛。”角马圭太突然出现,“这场比赛由我雷门中二年将棋部部长角马圭太来为大家进行实况。”

 

“哨声响起,剑城将球后传,接到球的是松风,松风直接带球上前,诶呀,被南泽拦了下来。”

 

“樱!”天马抬脚,在与南泽碰撞上之前就将球传给了野咲,“是!”野咲也接住了球,但是在下一个瞬间却被突然出现的贵志部将球抢走,而野咲也因为重心不稳而倒在地上。

 

“现在革命日本朝向闪电日本的球门攻了过去,喔!野咲追上了贵志部,打算从他脚下抢球!”

 

“我的失误,我自己来补救!”野咲朝着贵志部冲了过去,“樱!别勉强!”天马的话声刚落,野咲再一次抢球失败跌坐在地,“唔,那家伙好讨厌。”

 

“雪村!”贵志部突破了真名部,将球传给了雪村,雪村毫不迟疑地发动了必杀,“Panther Blizzard!”带有强烈威力的球朝着球门奔去,而这还没有结束,“White Hurricane!”一个强力的连锁射球朝着球门飞去。

 

“这个力量,这帮家伙们是认真的!”神童试着去抵挡,但是最终也只能被弹开,看着这一幕雾野微微眯了眯眼,神童,不怎么信任这个门外汉守门员呢。

 

“Goal!革命日本以一记强烈的连锁射球撕开了闪电日本的大门!先得一分的是,革命日本!”

 

“看见了吧,你们和我们的水平差距。”白龙哼了一声,转身走回了己方的阵地。

 

“不要介意!才一球而已!”天马冲着大家这么喊,旁边的神童说:“这下不好对付了。”却被对方回道:“那也不过是正面接受而已。”

 

“哨声再次响起,开球的依然是闪电日本,剑城将球传给了瞬木!”

 

“砰!”一个声音响起,海川轻而易举地将瞬木脚下的球夺走,“喂,跑得快的,刚才的带球算什么,就像停着一样啊。”

 

“可恶!”瞬木转身又追了上去。

 

“这帮家伙的水平还是太差了。”站在后防线上的真狩微微摇头,后面的千宫路对此表示赞同:“说是代表队,但是终究还是个新人集中营,除了雷门以外的三人都不足为惧。”

 

“来了来了!松风从海川脚下抢过了球,和剑城两个人越过了黑裂和贵志部,朝着革命日本的禁区冲了过去!”

 

“剑城!”天马刚刚接近禁区,想把球传给剑城让对方射门,但是剑城却被追过来的贵志部给看住了,无法脱身,而对面的真狩正朝着自己奔过来,“瞬木!”转脚把球传给了瞬木,却被一个人给截了下来。

 

“喔!松风传球给瞬木,但是却被雾野截住了!”

 

“雾野前辈?!”天马一愣,什么时候过来的?!雾野却没有在意天马的惊讶,直接带着球就向前奔了过去,迎面过来的野咲也用往返带球给过掉了,然后把球传给了南泽。

 

南泽转身过掉皆帆和真名部,在遇见好叶的时候又将球转给了雾野,而此时雾野已经快要接近球门了。

 

“就让我看看吧,你是否有资格站在神童的身后。”雾野这么对井吹说着,黑紫色的光芒开始在脚下聚集,巨大的冲击波带动了场上的灰尘,雾野抬起脚,“Astro Break!”

 

那个球,在井吹的眼里就好像是一个旋转着的黑洞,让人不敢去深究它内部的秘密,它是那么的神秘、幽邃,仿佛看着就要被吸引进去一般。

 

神童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颗散发着黑紫色光芒的球,他不敢相信,什么时候雾野学会了这种技能,他不在他身边的日子里,他到底都错过了对方的什么?

 

“Goal!雾野,华丽的射门为革命日本带来了第二分!”

 

理了理刘海,雾野抬起头,对着还一脸呆愣的井吹突然就笑了出来,樱色长发的少年在上午的阳光下被衬托的像个一尘不染的天使,精致的脸上满满的全是笑意,但是如果你仔细地观察就会发现,天使冰蓝的眼底结着一层厚厚的寒冰。

 

天使开口,说出的却像是恶魔般的话语:“看吧,连后卫的球都接不住的你,要怎么让别人肯放心把背后交给你呢。”

 

井吹突然僵住了,是吗,原来如此吗,是因为这样,神童才会一直站在球门前面,因为他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可以守护住这个球门吗。

 

“诶,还不算笨。”雾野笑的更灿烂了,“果然,你还是更适合去盖篮板,守门什么的,太浪费你这块篮球运动员的料了。”说着雾野转过身,一脸笑意地看着神童,只是那笑意未达眼底。

 

“这家伙是个足球新手,守门的话肯定会出问题,直到他稍微像点样子之后自己再从球门前离开吧。”雾野一边靠近神童一边低声喃喃道,“是吧?神·童·君。”

 

那个瞬间神童很想苦笑一下,果然不论什么时候,最了解自己的人除了雾野兰丸,再无其他。

 

【13】

然后那场比赛闪电日本输了个人仰马翻,除了依靠剑城射进一球以外没有取得任何成绩。

 

在比赛中神童也去尝试进行组织攻击和防守,但是球刚传两步都会被雾野拦住,对方只要看见自己的行动,很快就能进行反击,正如剑城所说,雾野太过于了解神童,这点也使得作为中场指挥的神童被最大幅度地限制。

 

后来神童试图改变组织方式,但是依旧能被雾野猜中个八九不离十。

 

“比赛结束!革命日本VS闪电日本,比分4:1,革命日本获胜!”

 

抬起头看着大屏幕上的比分,又看了看站在白龙身边的雾野,神童的眉皱的更深了。

 

雾野的那个技能连续用了三次,其中的两次被后卫用身体勉强挡了下来。

 

“雾野,跟我来一下。”二话不说,一向注重礼节的神童不顾监督和其余的队友,一把拽过粉发少年就走出了足球场地。

 

“为什么在这?”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唔,头好晕。

 

被噎了一句的神童深呼吸,告诉自己态度一定要好,“那那个射门算怎么回事。”

 

“别人教的。”

 

“谁?”“不知道。”

 

这句雾野下意识回答的话,却无意中激怒了神童,什么叫做不知道,你不知道是谁那是怎么学会的?!可是雾野是真的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只知道对方有一头抹茶色的长发。

 

“砰!”神童一拳打上旁边的玻璃大门,“该死的,雾野兰丸你……”刚想再说什么,可是雾野却无声息地倒了下去。

 

“兰丸!”啊啊,如果醒了的话一定会被神童唠叨的。这是雾野最后的想法。

 

【14】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纯白的天花板,雾野很清楚的知道这里绝对不是他的房间。

迷茫地眨了眨漂亮的蓝色双眸,雾野反应了一会,想起来了之前发生的一切,他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巴掌。

无缘无故地去和神童他们比赛,然后各种嘲讽对方的守门员,各种和革命日本队的人虐国家代表队的,天哪!想到这里雾野捂住了自己的脸,自己都做了什么!不过在晕过去之前,好像听见有人喊了自己的名字来着……

“咔吧。”门把手转动,白色的木质大门被人缓缓推开,棕发的少年出现在雾野眼前,迅速反应过来的雾野闭上眼睛但是微微颤动的睫毛还是显示了对方已经醒了过来,正在装睡这一事实。

“已经醒了就别装睡了。”神童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上了上去,然后递过来一杯水。

见自己已经被戳穿,雾野也不打算继续矫情,所幸睁开了眼睛撑起上半身坐了起来,然后接过那杯水。

“雾野。”在两个人沉默了良久之后,神童突然出声,声音低哑地不像样子,“啊?”刚刚把杯子里的水喝光的雾野下意识地一抬头,就对上了神童那双黑漆漆的眸子。

那一刻雾野仿佛要被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吸了进去。

“你真的以为凭你的身体素质可以抵抗的了副作用那么大的技能吗!你有没有想过使用它的后果!别人教你什么你都要去做吗!你能不能多为你自己考虑一下!”神童激动地喊了出来,“雾野兰丸!你就这么昏迷了三天然后在醒了看见我之后继续装睡,你就这么不想在这里看到我吗!我好不容易在这个全是足球新手的代表队里努力撑到现在,你就这样让我看着你在我面前倒下而仅仅是因为你和我的队伍进行了一场比赛而已吗!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什么!医生说你如果再勉强使用它你可能因为精神力过度透支而再也醒不过来了,你难道非得要我在二十年后我的孩子去翻仓库的时候拿着你的照片问我爸爸这个漂亮哥哥是谁,然后我会笑的很勉强的告诉他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最了解我的人最合得来的人吗!!!”

雾野愣住了,在门外准备扒墙角的天马和被强拽过来的剑城也愣住了,站在他们身后的足球新手们也愣住了。

终于理解吸收了神童的话的雾野一把抱住了身旁的人,颤颤巍巍地对他说:“对不起。”

【15】
当闪电日本代表队带上无名小市民扎纳古大人的祖先市川座名九郎来到银河参加盛大银河比赛的时候,偶然的一次练习休息时间,井吹看到神童的手机屏幕闪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发件人的名字写的是“神童兰丸”。

【后记】
地球上,有着一头柔顺黑发的少年悠闲地坐在树枝上,嘴里叼着一根枝叶,愣愣地看着大海,风吹起他的发,一阵悠扬的铃声过后少年按下了通话键,“喂?白龙?”语气突然拔高,“诶,要和代表队比赛?”然后又降低,“也就是说回不来?”可怜兮兮,“什么啊。”被挂了电话的少年不满地嘟起嘴。

收好手机,少年准备跳下去,却被人硬生生地给从后面揽住了腰。

“生日快乐,修。”


May
01
2016
评论
热度(52)
上一篇 下一篇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