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水瓶座你懂吗。

我的世界你别来指手画脚。

愿看看。

磕cp不磕你,爱咋咋地。

佛?不存在的。

 

【无限流】致命游戏01

*   无限流恐怖解密生存向。

*   主权贵,全员向,带其他cp。

*    HE。

*   篇幅不定,更新不定,毕竟我这个人很坑。

*   说是恐怖小说其实这个人压根就写不出什么恐怖的玩意儿。

*   同理说是解密实际上挺弱智。

*    每一大部分写完精修,序和第一部分一起,修完删除重发。

*   辣鸡文笔看看就好。

*    圈地自萌,世界和平。

序·三只小猪

黄明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空荡荡的屋子里,四周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这是哪?我为什么在这儿?”黄明昊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从冰凉的地板上爬了起来,他环顾四周却发现周围好像真的什么都没有。

正当他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啪的一声,整个屋子里变得明亮了起来。

“欢迎来到三只小猪的世界。”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黄明昊一大跳,他下意识的往后退,却发现自己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三个猪头人身的东西。

而在三个猪头人身后是两扇一模一样的大门。

“什、什么鬼!”黄明昊又往后退了一大步。

“哦,别紧张。”站在中间穿着蓝色衣服的猪头人对他笑了笑。

虽然语气是友好而亲切的,但是一张带着诡异笑容的猪脸还是让黄明昊不禁打了个寒噤。

可下一秒,诡异莫测的笑容又消失不见,仿佛只是黄明昊因为太紧张而产生的错觉。

“没错。”站在左手边穿着红色衣服的猪头人对他说。

“什么?”黄明昊不可置信。

就在他刚想提出这是哪儿,我为什么在这儿,你们又是谁的问题三连的时候,一言不发的绿色猪头人递给了他一张纸条。

黄明昊接过这张纸条,纸条上印着血红色的曼珠华沙,又抬头看了看纹丝不动的三个猪头人,才开始仔细端详上面的文字。

【亲爱的玩家黄明昊你好,欢迎来到三只小猪的谎言游戏时间。】

【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通过询问三只小猪问题并且得到答案,来选择正确的门,从而逃出生天。】

【而值得你注意的是,房间内部不构成空气流通,将在一个小时后氧气耗尽,请务必在一小时内离开这里。】

【有两扇可以出逃的大门,其中一扇通往死亡,另一扇则象征新生。】

【规则如下:第一,你只能通过询问问题的方式得到答案。】

【第二,只有红色衣服的小猪知道通往新生的大门是哪一扇,但是他有时说真话有时说假话。只有蓝色衣服的小猪知道红色衣服小猪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而他会跟着红色小猪,红色小猪说真话,他就说真话,红色小猪说假话,他就说假话,并且只有当红色小猪回答问题之后蓝色小猪才会回答问题。只有绿色衣服的小猪知道蓝色衣服的小猪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他永远说真话或者假话。】

【第三,红色和蓝色衣服的小猪通过举手来表达是否。】

【第四,绿色衣服的小猪通过说话来回答问题,但他可以不直接回答是否。】

【第五,在两扇门的中间有一座钟。】

【第六,如果你愿意,也可以直接选择一扇大门走进去。】

【第七,这不是一场恶作剧。】

【那么,我亲爱的玩家,祝你好运。】

黄明昊读完那纸条上的所有信息,然后他抬头看向不远处两扇大门中间的时钟。

托光线充足的福,他能很清晰的看到时钟的时针指在3和4之间,而分针则是指在2和3之间。

“从我醒过来就开始了吗?”黄明昊低着头自言自语。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依然穿着他停留在记忆里的最后一套衣服,一套黑色的运动服,脚上穿着他最新入手的AJ。

随手把手里的纸条揣在兜里,黄明昊打量起了站在眼前的三个猪头人。

他并不觉得眼前是有人在和他开玩笑,或者搞一场盛大的恶作剧。

他又掐了自己胳膊一把,除了疼没有任何的其他感觉,说明不是做梦。

因为无论一张面具做的多么逼真,一个人也不可能用一个猪头对他微笑,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这就是他们原本的头。

“哪一扇才是对的门?”黄明昊试着对绿色衣服的小猪说。

“怎么才能知道哪一扇是对的门?”绿色衣服的小猪这么回答他。

然后他又转头问蓝色衣服的小猪:“一加一等于二对吗?”

蓝色衣服的小猪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

他又问了绿色衣服的小猪同样的问题,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

黄明昊眼睛一转,又问他:“你身上穿的是绿色衣服对吗?”

绿色衣服的小猪咧嘴一笑,白花花的牙齿让人看的毛骨悚然:“不知道。”

果然没那么容易钻空子,黄明昊暗暗想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眼看分针的指针就要走向5,而黄明昊还是低着头思考,站在他眼前的三个猪头人也一言不发,空气里的氛围越来越沉重。

黄明昊低着头思考,他不相信这个游戏就是这么的变态,不管问第三只小猪什么问题难道他都会用不知道来回答我吗?!

一定还有哪里的漏洞是自己没有找到的,那么究竟是哪儿呢?

下意识的黄明昊将手插进自己的裤兜,摸到了一开始绿色猪头递给他的那张纸条,他就顺手把纸条拿了出来,在手里把玩,突然他发现纸条背后好像写着一行字。

【嘿,你听说过三只小猪的童话故事吗?】

等等,三只小猪?

黄明昊看到这个,眼前一亮。

他指着其中一扇门问红色衣服的小猪:“这一扇是通往新生的门对吗?”

红色衣服的小猪举起了左手。

然后他指着红色衣服的小猪问蓝色衣服的小猪:“他说的是真话吗?”蓝色衣服的小猪也举起了左手。

接着他问最后一只小猪:“你们的石头屋子被吹倒了吗?”

不知为何黄明昊好像突然在绿色衣服的小猪眼里看到了一些不明所以的亮光。

“没有。”绿色小猪这么回答他。

黄明昊心底舒了一口长长的气,终于抓到了通关法。

他抬眼看向时钟,分针已经指到了6的位置。

“那你们的茅草屋和木头屋都被吹倒了吗?”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多试探试探。

“吹倒了。”

至此,他终于能确定,绿色衣服的小猪说的永远是真话。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黄明昊也不急着出去了,他现在反而更想多了解一下自己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你们是有自我意识的?”或者还是说NPC?

“看情况。”什么意思?意思是有一些…这些“人”是有自我意识的?

黄明昊感觉背后一凉。

“这是哪?”

“三只小猪的石头屋。”

“这个游戏的发起者是谁?”

“我们。”

“出去了会遇见什么?”

“一扇门是新生,一扇门是死亡。”

“还会有别的游戏吗?”

“……会的。”

黄明昊皱眉,“多少个?”

“不算这个,至少六个。”

“什么叫至少6个?”

“最少。”

“会有生命危险吗?”

“会。”

黄明昊又沉默了,不算这个游戏还有至少六个可能会危及他生命的游戏,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黄明昊咬着牙问出最后一个无关大门的问题:“这场游戏,整个的游戏……究竟……是什么……”

“欢迎来到,致命游戏。”绿色衣服的小猪这么说着。

黄明昊几乎是马不停蹄的从绿色衣服的小猪那里得到了正确答案,推开门跑了出去。

他从绿色衣服的小猪那里得知,左手代表是而右手代表否,在他提问的时候,前两只小猪说的都是真话。

这太荒唐了,一个不知道谁搞出来的游戏,而且还不止一场,有可能会夺走他的性命。

黄明昊拼命的跑,想跑出去。

可是刚出大门,他就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December
19
2018
 
评论
热度(4)
上一篇 下一篇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