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辰仁之美】La Lavande(上)

*   周彦辰X丁泽仁

*  HE,现实衍生向,两发完,

*  会有皇权富贵以及乾坤正道,有小花→正正描写

*  标题是“薰衣草”的法语,题记是薰衣草花语之一。

*  圈地自萌,世界和平。

【WARNING:请勿上升真人X3】

================

——据说用力呼吸,就能看见奇迹。

 

C1

 

丁泽仁印象中第一次见到周彦辰并不是在《偶像练习生》的录制现场。

 

很早之前,在他还是SM公司的练习生的时候,就曾经在练习室里见过周彦辰一面,那个时候的丁泽仁远没有现在这么高,舞蹈技术也绝对不足以在众多练习生中出类拔萃鹤立鸡群,更别提那个性格爽朗直白的大师兄了,并不是现在那个一眼就能让人无法忘怀的发光体。

 

那个时候的丁泽仁正处于迷茫期,他找不到自己的方向自己的出路,周围的练习生们一个个的都决定好了自己在男团中的位置,只有他依然举棋不定。

 

就在这个时候,他见到了在午夜依然泡在练习室训练舞蹈的周彦辰。

 

一举手一抬头,一举一动的舞蹈动作之间流露出的是毫不犹豫的果敢和洒脱,整个身体的姿势都在告诉别人——我很自信。

 

可惜室友那边还急着催自己把手上的零食带回去,丁泽仁也只好匆匆离开。

 

从那以后丁泽仁就觉得,其实做一个舞担挺不错的。

 

可惜后来周彦辰回国去上了学,丁泽仁直到最后也没能和周彦辰说上话,反倒是在练习室里认识了被称为“SM四大舞担之一”的张艺兴。

 

C2

 

其实跟着正廷哥他们进入初舞台的录制大棚的时候,丁泽仁还挺惊讶看到了周彦辰。

 

他并不知道周彦辰后来去了哪家公司,或者已经放弃了偶像这条路。

 

随着那张帅气的脸庞映入眼帘,随之而来的还有尘封在记忆深处的那惊鸿一瞥。

 

“现在上面都没有位置了。”朱正廷和站在他旁边的丁泽仁低声耳语,旁边的Justin和范丞丞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根本就没有和朱正廷讨论座位的意思。

 

丁泽仁点点头。

 

“那我们就坐下边吧,雯珺从86开始坐。”说完七人就开始朝着座位走过去,丁泽仁一边移动一边偷偷去瞥果然天空坐的主席台方向,发现周彦辰也一动不动的盯着这边。

 

等到乐华的表演结束,朱正廷开始炫自己的现代舞的时候,丁泽仁才得以偷空去看其他人的反应,等到把目光聚集到周彦辰身上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紧紧地盯着舞台中央的朱正廷,距离太远看不清他的表情。

 

丁泽仁没来得及多想,就轮到了他上场。

 

最后丁泽仁、朱正廷还有Justin拿到了A,毕雯珺和范丞丞是D,而李权哲和黄新淳则只有F。

 

周彦辰拿了个B。

 

其实还挺遗憾的,没能分到一个班,丁泽仁想着,其实果然的几个人都挺有实力的啊。

 

C3

 

从初次评级到再评级之间,丁泽仁都没能和周彦辰说上几句话,只有偶尔在走廊或者食堂碰上了才会打个照面,毕竟不是同公司的人也不太认识。

 

不过托蔡徐坤的福,他们乐华都和VIP寝室的几个人挺熟悉的,进而也就和觉醒东方以及果然都挺了解的。

 

因为周大姐曾经和朱星杰他们在一起练习过。

 

丁泽仁这才知道周彦辰当年回了国以后并没有放弃这条路,只不过换了家公司,继续了自己的逐梦之旅。

 

再评级录制视频的时候丁泽仁其实很忐忑,虽然被称为“乐华双舞担”之一,可不知道是不是Dancer们的通病,他和朱正廷对于唱的部分并不是做得很好,朱正廷还可以去问蔡徐坤,丁泽仁则只能寄希望给同寝室的小松鼠和老毕。

 

可惜最后他还是掉到了B班,最开始拿到成绩的时候他还有些沮丧,不过后来一想周彦辰也留在了B班,没准还能和对方好好认识认识。

 

不过再评级之后马上就是小组对决,他们这些新班根本就没一起训练过,自然也没能说上什么话。

 

C4

 

托董岩磊的福,丁泽仁成功的进入到了《半兽人》A组,事后李权哲还一把抱住他。

 

“多亏泽仁哥和我一起,不然我真是要彻底绝望了。”

 

丁泽仁笑了笑回报住自家弟弟,揉着对方毛茸茸的脑袋:“没事,哥陪着你呢。”抬头就看到了和自己队长站在一起的周彦辰。

 

“对了,泽仁你们来的正好,快借我顶帽子,我们组马上要开始练习了。”朱正廷一个冲刺过来拽住李权哲就往自己怀里带,徒留丁泽仁和周彦辰无语相望。

 

“正廷哥你等等我给你找一顶干净的。”没看到来自被蹂躏的李权哲的求救眼神,丁泽仁转身进了寝室。

 

这边的周彦辰看着朱正廷快乐的揉捏李权哲的脸玩的不亦乐乎,感觉自己干站在这好像挺尴尬的。

 

好几分钟过去了也没见丁泽仁带着帽子出来,而朱正廷也丝毫没有放过李权哲的想法,周彦辰只好摸摸鼻子默默走过去敲了敲门。

 

丁泽仁踉踉跄跄地扑过来打开门,一抬头看见是周彦辰。

 

周彦辰看他一脸淡定,不禁也跟着笑了:“你怎么看见是我一点都不惊讶的啊。”

 

“诶呀我们乐华的人才不会规规矩矩的过来敲门呢,”丁泽仁摆摆手,“正好给正廷哥的帽子找到了,你们快去练习吧,我们这边差不多也要开始了。”

 

周彦辰接过帽子点点头,转过身拉过朱正廷就走了,走的时候朱正廷还依依不舍的看着李权哲已经变得红红的腮帮子。

 

丁泽仁站在门口,看着两个人走远。

 

C5

 

第一次公演舞台的时候,丁泽仁他们组的《半兽人》其实是第一个上场的,其实他对他们组很有自信,他向来信奉努力使人成功的信条。

 

不过很多时候人们做出的选择与你是否努力似乎不成正比,总有着这样那样的理由使你的努力被淹没。

 

第一次小组对决的结果对于丁泽仁来说并不如意,他们每个人输掉了一万票。

 

不过丁泽仁却还是相信一定会有喜欢他的全民制作人,因为他想把每一次最好的舞台奉献给她们,她们一定会看到他的。

 

不过却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

 

从公演结束到第一次排名发表之前,李权哲一直的情绪都不是很高涨,虽然并没有出现消极怠工的现象,但也不容乐观。

 

于是整个乐华line乃至与乐华关系好一些的练习生们,上至老妈子朱正廷下至精明温州人Justin,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决定要做些什么。

 

与朱正廷在《PPAP》关系变得很不错的周彦辰自然也没有逃脱乐华“皇帝”的魔掌。

 

对此蔡徐坤表示很乐意参与这样的活动,他觉得很有团队精神。

 

而周彦辰和范丞丞则是合伙拉上了朱星杰以及小鬼还有卜凡。

 

于是除了李权哲丁泽仁以外的乐华line加上大半个果然天空以及一个来自坤音的卜凡还有被范丞丞死拖来的徐圣恩,再算上来凑热闹的蔡徐坤,一群人就这样围坐在一个练习室里,你看看我我再看看你。

 

“咳咳。”朱正廷妆模作样的咳了两声以表严肃,同时给范丞丞和Justin递了个眼色,皮孩子们马上表示自己明白,起身利落的用彼此的帽子挡住了摄像头。

 

“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不为别的……”朱正廷的开场白还没讲完,练习室的门就被一巴掌推开。

 

先进来的棕发脑袋是丁泽仁,丁泽仁身后探出个白色小脑袋的是李权哲。

 

“我说我们俩怎么找半天没看见你们,你们都围着干啥呢?”丁泽仁毫不避讳的拉着李权哲坐在地上,丝毫没有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担当尴尬。

 

几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最后还是毕雯珺捅了捅朱正廷。

 

 

朱正廷:……我能怎么办。

 

“那啥……”朱正廷软弱无力的声音缓缓响起,还没等话说完就被丁泽仁略带兴奋的打断了。

 

“诶我跟你们说,仓鼠这段时间不是心情不好嘛,我刚才就带着他去了趟全时进行零食疯狂大采购,我们俩买了好几袋子,就等你们回来开Party,结果半天你们也不回来。”丁泽仁一边说一遍喝了口水,继续说:“诶呀我知道最近大家情绪都不太高涨,但是相信我,没有什么是大吃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丁泽仁眼睛亮亮的,一边说着还一边握住仓鼠的手,扭头对仓鼠笑的开怀:“大头你说是吧。”

 

李权哲低头笑的腼腆。

 

最后那场零食派对以朱正廷“都不准再给我吃了!”的怒吼结束,不过效果还是很不错的,起码大家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就到了第一次排名发布的时候。

 

奇异果当初给这个节目定的口号就叫做“越努力越幸运”,当丁泽仁被张PD叫到台上的时候,秦奋一脸欣慰的跟他说:“你这才叫越努力越幸运。”

 

然后还转过头和他旁边的人说:“看见没,这才叫越努力越幸运。”

 

丁泽仁听着秦奋对他的夸奖笑的很腼腆,甚至在朱正廷眼里还有些傻里傻气。

 

发表完了自己的感言,丁泽仁就座的时候和周彦辰对视了一眼,随后笑着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C6

 

小组对决之后就是位置测评了。

 

对于自己的位置丁泽仁从在SM的时期就已经确定的很明确。

 

他不需要用动人的歌声感染人心,也不需要用强有力的节奏RAP张扬个性,他的身体就是他的嗓音,他的动作就是他的个性,他要做一个团队中的Dancer,一个无人可匹敌的绝对Dancer。

 

所以当张PD把那面挂着歌曲曲目的板子揭开的时候,他的目光就一直锁定在红色的那四块板子上。

 

《FIOW》和《Me Too》他其实不太了解,论喜爱程度果然还是《SHEEP》会更得到他的青睐,可是正廷哥一定会选那首歌,他其实不太想和乐华里的小伙伴对上。

 

《双截棍》其实也很不错啊,丁泽仁一直被公司的弟弟们戏称为大师兄,他个人也挺喜欢这种风格的音乐,而且七个人正好是他们乐华的人数,应该会很适应这种练习的吧。

 

丁泽仁一边想着一边就拿着《双截棍》的牌子走了进去,很意外的是《双截棍》还没有人。

 

不过很快他就看到了举着《双截棍》牌子的周彦辰,丁泽仁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和周彦辰握手。

 

选好了歌曲以后便是组内开始讨论分Part的时候,既然决心要做一个绝对Dancer,丁泽仁选C位的时候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而他的实力也的确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同。

 

结果就是丁泽仁成功当选了C位。

 

丁泽仁很高兴,他下意识的就想找周彦辰分享他的高兴,却看见对方低下的头才想起来周彦辰似乎也参与了C位的选择,那个瞬间虽然没能看到周彦辰的表情,可一阵莫名的尖锐却刺痛了丁泽仁的心里。

 

他一定很难过。

 

不是这样的。

 

丁泽仁在心里默默的想到,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可是因为这个人才决定要做Dancer的啊。

 

可是很快周彦辰就调整好了自己,甚至还扬起一抹微笑,随着旁边的人一起鼓掌祝贺他。

 

虽然丁泽仁也扯出一抹微笑,可他是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C7

 

虽然周彦辰是一个努力的人,丁泽仁早在几年前就知道了,可当他彩排现场因为低血糖晕倒的时候,丁泽仁突然觉得努力似乎并不再是一个那么美好的词汇。

 

陪着周彦辰到医院的路上丁泽仁都一言不发的坐在旁边,周彦辰已经满头是汗的晕了过去,整个车厢里只有出诊的护士来回调试仪器的声音。

 

果然还是自己不够努力,没能帮上周彦辰的忙,要是他这个C位能再细致一些,再多照顾一下组里跟不上动作的成员,周彦辰也许就不用那么累了。

 

或者他再对周彦辰关心的多一些,早些发现他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能及时阻止他。

 

丁泽仁真的很想给自己几巴掌,他怎么就不再早点想到这些呢。

 

丁泽仁,你真没用。

 

好在到了医院检查之后,医生只是说他低血糖再加上休息不够导致的暂时性休克,需要多补充一下糖分,然后再好好休息休息。

 

于是还没等随行的工作人员说话,丁泽仁先叉着腰对周彦辰开始训话。

 

“彦辰哥你听到没有,你要好好休息,多睡一会,表演那边我和小黑会好好看着的,保证公演当天给你一个最燃最炸的舞台,所以这段时间你给我好好睡一觉!”

 

看着周彦辰缓缓入睡,丁泽仁和工作人员来到病房外面。

 

“泽仁,彦辰这边有我们照顾就好了,你现在还是赶紧回大厂去看看你们其他的组员吧。”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小声劝慰。

 

“好的姐姐,我先回去,彦辰哥就麻烦你们了,等等我再来看看他。”丁泽仁在工作人员姐姐的“不用不用你别”的背景音中深深鞠了一躬。

 

出门打了个车丁泽仁就火速赶回了大厂准备给周彦辰收拾点东西,迎面就撞上了穿着外套的朱正廷。

 

“诶泽仁你回来啦,彦辰怎么样了?”朱正廷带着一个黑色的渔夫帽,帽檐附近还有一排白色的英文字母。

 

“彦辰哥低血糖再加上休息不足,昏倒了,我回来给他带点东西。”

 

“唉。”朱正廷叹了口气,“我知道舞台很重要,可是你们这样真的很让人担心,彦辰前两天晚上还和我说他就出去练一会,谁知道他第二天早上七点才回来。”

 

丁泽仁闻言,努力忽略掉心里腾升而起的不适感,“彦辰哥他自己这么说的?”

 

“对啊。”朱正廷点点头,“我拦着他,他还跟我保证说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丁泽仁越听越感觉自己好想逃离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往常让自己依靠的哥哥此时此刻却让他喘不上来气。

 

“啊哈哈哈……”丁泽仁笑了笑,假装看了看表,“正廷哥我找杰哥他们给彦辰哥收拾点东西哈。”

 

说着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C8

 

丁泽仁再回到医院的时候,除了一些换洗衣服和大包的糖果之外,还带了个朱星杰和小鬼。

 

朱星杰和小鬼穿着黑色的羽绒服风尘仆仆地进了病房,正好赶上护士来给周彦辰换吊瓶。

 

“辰子感觉怎么样,还挺得住吗?”朱星杰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小鬼站在他旁边。

 

“还成,不是什么大毛病。”周彦辰脸色苍白却依旧笑得开心。

 

“你可悠着点,一时间的小毛病时间久了就大发了。”朱星杰苦口婆心的劝诫。

 

一旁摇头晃脑的小鬼点头:“对对,你可别像杰哥,胃疼忍出了胃出血。”

 

“去你的。”周彦辰笑骂道。

 

门外刚和工作人员交接好东西的丁泽仁听见里面的对话,把伸出去准备开门的手又收了回来。

 

等到朱星杰和小鬼走了之后,丁泽仁才进入病房。

 

“彦辰哥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丁泽仁依旧笑得憨厚。

 

“泽仁。”周彦辰目光柔和的看着他。

 

通过这些天的相处,周彦辰知道Justin他们叫大师兄并不是空穴来风的神经,这个人真的很认真并且正直,似乎天生就带着一股凛然的正气,对每个人也很热心友好。

 

“这是杰哥他们给你带的换洗衣服,这是我上便利店给你买的糖……”丁泽仁一个一个把他带来的东西展示给周彦辰看。

 

“彦辰哥你别担心,组里我去看过了,没有问题的,我们一定能呈现出一个最燃最炸的舞台,要帅过隔壁RAP组!”

 

周彦辰看着信誓旦旦的小孩,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没那么乏力了。

 

好像和他一起,怎样的艰难险阻都能乐观的面对。

 

丁泽仁就是有这样能让人勇敢乐观的魔力。

 

“对了,正廷哥他……”

 

“正廷说什么了?”

 

我就知道……

 

丁泽仁努力咽下喉咙里的苦涩,缓缓开口,“他说你骗了他,明明说好只练一会的,结果到了早上才回来。”

 

周彦辰听完用另一只没扎点滴的手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我没想骗他的,就练的入迷了,怎么找Balance也不对。”

 

丁泽仁像个小大人一般的叹气:“总之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你动作觉得不对的话可以来找我啊。”

 

“那不是大半夜的,我怕打扰你休息吗。”

 

丁泽仁努力勾起唇角。

 

你怕打扰我,你怕……打扰我。

 

C9

 

周彦辰强挺着虚弱的身体完成了舞蹈,据观看的李希侃同学说:“看着开场气势就出来了。”

 

《双截棍》无疑是成功的,唯一的遗憾就是周彦辰只排了第二名。

 

丁泽仁知道周彦辰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他心里一定会很不好受,况且他的身体还没恢复过来。

 

可是……

 

丁泽仁看着周彦辰脸上轻松惬意的笑,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排第一的啊。

 

然后迎来了第三次的测评,平心而论丁泽仁还是想和周彦辰一组的,因为丁泽仁相信,看过周彦辰努力的人都不会产生想要偷懒的念头。

 

很幸运,他们的全民制作人都把他们投到了《Dream》。

 

在第三次测评的练习期间会进行第二次排名发布,只能留下三十五名练习生分到五首歌里。

 

丁泽仁觉得心里毫无压力。

 

他一直都是一个很侠系的人,光明磊落坦坦荡荡几乎都要成了他的座右铭。

 

能留下就好好努力,留不下就回到韩国继续努力。

 

反正都是努力,只不过是地点的问题。

 

不过也许是“越努力越幸运”,他和周彦辰都很顺利的留了下来。

 

不过由于《Dream》组在淘汰之后的人数大幅度超额,他们不得不进行组内投票踢出四个人。

 

丁泽仁其实很犯难,这一组里他们乐华的人有四个,他一直都想和乐华的同伴们好好完成一次合作,肯定不能不投他们。

 

朱星杰和郑锐彬是他们的临时C位之一,走了的话对组里都很不利。

 

还有蔡徐坤,蔡徐坤和他们乐华的关系一直都特别好,之前位置测评的时候还教了Justin,还有毕雯珺组里的木子洋。

 

可他又舍不得周彦辰有可能去到别的组,再进行新歌的训练。

 

那样的话周彦辰也许还会倒下第二次。

 

最后纠结了半天,丁泽仁还是咬咬牙把周彦辰填在了第二的位置,然后依次往下是他们乐华的名字。

 

果不其然,周彦辰成功的留在了组里,让他意外的却是蔡徐坤没能留下来。

 

丁泽仁看到名字全部被揭晓之后,朱正廷眼里的光马上就暗淡了下去,扭过头周彦辰也是一脸严肃。

=====================

作者有话说:为什么起名要叫薰衣草呢,因为薰衣草的花语有“等待爱情”以及题记里的“用力呼吸就能看见奇迹”,所以我觉得和我文章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吻合,然后因为说到薰衣草很多人都会想到法国的普罗旺斯,所以这里的标题没有用英文改成了法语。

March
31
2018
 
评论(7)
热度(75)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