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乾坤正道 皇权富贵】都市异能的隐绎者(一)C1~3

作为一个脑洞大开的拖延症晚期业余写手,白嫖不是我的本意,所以挖一个巨坑。

私设是电视剧和我的,ooc是我的,cp是属于彼此的。

主乾坤正道以及皇权富贵。

带毕侃,杰鬼,卜岳,洋灵,长得俊还有丁泽仁X周彦辰。

差不多单元剧的形式,主角是王炸四子,乐华line重磅加盟。

没啥文笔就讲讲故事。

轻拍轻点,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这一发其实主角刚出场并没有什么进展。

以上。

【城市月光】是一家开在B市东部的咖啡店。

白金色的招牌,温馨的装潢,美味的餐点还有帅气的侍应生一应俱全。

这家咖啡店就这么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他的有缘人来开启这扇门。

每当有风铃的声音响起,就意味着一个新的故事,即将开始。

第一例 渡不过的灵魂

C1

当你的朋友死而复生,你会怎么做。

李权哲每天的工作,就是趴在柜台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观察他们或轻松惬意或焦急忙碌的神情,聆听他们欢呼雀跃或黯然神伤的心情。

李权哲第一眼见到何东东,就知道这个人肯定需要他们的帮助。

“欢迎光临,请问需要点什么?”染着白发的少年站在柜台后面,一身中规中矩的侍应生制服,刘海乖乖地顺了下来,大大的眼睛眨啊眨。

一副可爱且无公害的样子。

身上还穿着校服的高个子男生听见说话声稍微愣了愣,然后才恍若回神的样子,漫不经心地低头看着柜台上的菜单。

“请给我一杯蓝山,谢谢。”他的声音低沉且沙哑,脸色也很不好的样子,憔悴的让陌生人看了都心惊胆战。

“一杯蓝山。”李权哲朝着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句。

不久咖啡就被端了上来,高个子的男生轻声地道了谢,本以为侍应生会回到柜台,没想到李权哲就这么大大咧咧的直接坐了下来。

何东东根本就没预料到这个展开,他也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西边的学校走到了东边的这家咖啡厅。

“你好,我是李权哲,城市月光的侍应生。”李权哲首先和何东东打了招呼。

何东东点头示意,“何东东。”

“我知道你叫何东东,是西边S高的学生。”李权哲一边摆弄桌子上的装饰,一边直勾勾地盯着何东东,“我还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何东东想要拿起咖啡杯的手突然停住,他愣了一下,随后又摇摇头苦笑:“我不过是随便走走罢了。”

这个侍应生或许之前见过他。

“每一位推开我们咖啡店大门的人,都不是偶然。”李权哲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个世界上没有偶然,只存在必然。”

“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和我谈谈。”那一瞬间,何东东并没有注意到李权哲闪着黄光的双眸。

朱正廷刚从超市出来,就接到了李权哲的精神链接,有客人来了他们咖啡店,急得朱正廷拎着两大袋子吃的就往回跑,恨不得此时此刻丁泽仁或者黄新淳附体。

李权哲这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不提前通知他,看他回去不打孩子的!

李权哲:提前告诉你我的零食还能有吗!

等到朱正廷急忙忙赶到的时候,何东东已经离开了城市月光,咖啡厅里只余下了站在柜台前掰着手指数数的李权哲和后厨准备材料的毕雯珺。

朱正廷扔下手里的袋子扑过去:“李——权——哲——”

李权哲被吓了一激灵,“诶哟我的妈呀,哥你吓死我了!”

“你才吓死我了,那个顾客人呢!”

“走了啊。李权哲一脸理所应当,看着朱正廷瞬间黑掉的脸,又马上讨好他,“不过哥你放心,事情我都了解的差不多了,等晚上大家都回来了就可以着手了。”

“最好是这样!”朱正廷气鼓鼓地敲了一下李权哲的脑袋,威胁着说道:“如果出现纰漏,你这个星期——不,这个月的零食都要被没收!”

“不要啊!”

李权哲的惨叫声回荡在城市月光上空,久久不能消散。

C2

“这次的事件主要牵扯到两个人,一个是S高的校草何东东,另一个是他朋友,名字叫李长庚。”

“据我在何东东的回忆里看到的,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很好,何东东一直是受人喜欢的那个,而李长庚并不出众。”李权哲站在最前面说道。

“呜哇,经典的青春校园爱情小说里的套路。”黄新淳嘴里塞着棒棒糖,手里抱着一只小熊玩偶。

“都说了让你离隔壁灵超的那些什么疼痛青春文学远点,小王子一天天的还不够你看的吗?”范丞丞毫不留情的对着黄新淳吐槽。

黄新淳吐了个舌头。

“好了好了,权哲你继续。”朱正廷扶额。

“哦……本来两个人这样挺好的,但是最近李长庚的家里好像出现了很大的变故,何东东脑海里的李长庚经常是负着伤来学校的,何东东问他,他也什么都不肯说,再后来李长庚就不来上学了。”

“然后大概是两个星期之前,李长庚的尸体被警方在南边的一个小巷子里发现了,身份确定以后学校还举行了悼念会。”

“开始了,剧情要转折了!”范丞丞双手抱拳。

“但是……”李权哲抬眼看了下朱正廷,后者示意他继续,“我在何东东三天前的记忆中,看到了走在校园里的李长庚。”

此话一出,会议室里的空气安静一片。

“这算什么,死而复活?”黄新淳依旧面无表情地咬着棒棒糖。

“权哲你继续说,你还看到了什么。”丁泽仁抬手示意黄新淳闭嘴。

“那个李长庚的速度很快,几乎是一闪而过,而且身上很明显的带有魔气,但我确定何东东已经看到了李长庚,因为在那之后他一直在做关于李长庚的梦。”

丁泽仁和朱正廷对视一眼,暗自点了点头。

“首先有两种可能,第一个就是李长庚生前是异能行者,死后被魔或者魔化异能行者利用变成了傀儡,这种情况算是比较麻烦的,第二种情况虽然不麻烦但同样很棘手,就是李长庚可能是纯种的日行者,死的时候抱着巨大的怨念,所以作为魔再生了。”朱正廷皱着眉进行分析。

“但是也排除不了有人故弄玄虚的可能。”李权哲补充,“我并没有在何东东的记忆里发现李长庚有异能的倾向,倒是何东东本人身边总有些怪事发生。”

“也许只是何东东不知道李长庚有异能,如果一个异能行者想要瞒过麻瓜的话还是很简单的。”范丞丞耸肩。

“总之,不管是被操控还是变成了魔,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解决掉。”朱正廷总结。

“对,李长庚死而复生这件事情已经在S高引起了小范围的恐慌,在何东东的记忆里很多人都说晚上在学校看见了李长庚。再拖下去影响只会越来越大。”李权哲附议。

“好,接下来我们这么做,雯珺和权哲暂时留在这里待命,我,泽仁还有新淳去趟S高,寻找李长庚的同时看看能不能再收集些别的情报,丞丞你就暂时跟在何东东的身边,权哲说何东东身边总发生些怪事让我很在意,你注意下他的安全。”朱正廷拍板。

“注意自己的安全,时时刻刻以自身安全为第一优先,我们此次行动不需要大动干戈,先搞清楚状况再说。”

C3

蔡徐坤最近注意到了一个人。

并不是对方长得有多好看,而是他觉得和那个人保持在一定范围距离的时候,身体和心里都会觉得很舒服,但是据他观察那个人最近好像很憔悴的样子,起码一星期没能睡个好觉了。

而且最近那个人身边还多出来一个粽发的高个子,奇怪,以前和他玩得好那个人呢。

蔡徐坤挠挠头,算了,跟他有什么关系呢,还是赶紧买点吃的回去,小墨还等着他做完饭呢。

这已经是范丞丞跟着何东东的第三天了,一开始何东东还会抗拒范丞丞,不过后来听他说是咖啡店的也就接受了,弄得范丞丞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范丞丞发现总会有人想要下意识地靠近何东东,没话找话然后接近他的大有人在,这种现象一旦出了学校就会更加变本加厉。

这小子人缘这么好的?

除此之外,范丞丞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包括他在S高以交换生的名义待了好几天,也没见到那个所谓的李长庚,倒是传言比以前传的更开了,也不知道队长他们究竟在做什么。

事情的转变发生在第三天的放学时候。

范丞丞一如既往地跟着何东东走出校门准备送他回家,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视线正盯着他,就像是被狼盯上的猎物,炙热的目光毫不掩饰。

与此同时,身边往来热闹的放学人群也突然消失不见,整个校门口空旷的令人害怕。

何东东见状下意识地拉住范丞丞。

范丞丞把书包往身后一背,用手护住何东东,然后一点点慢慢开始后退。

从感受到目光的那一刹那开始,他们就进入到了对方的【骁】里面,在对方的结界里凡事都应该小心谨慎。

更何况自己身边还有个什么都不会的麻瓜。

范丞丞左手护着何东东,右手一晃,一把通体灰色的手枪就出现在了手里,手枪的枪杆和手柄处雕刻着繁杂的金色花纹,手柄上方的位置展开一对翅膀。

一半是血红色的恶魔之翼,一半是纯白色的天使之翼。

“谁!”范丞丞眯起眼,他知道对方的目标不会是他,一定是他身后的何东东。

“咔嚓!”的一声,两个人原来站着的地方被一道闪电划过,在地上劈出一个漆黑的坑。

何东东看着那个坑心有余悸,同时他也意识到这发生的一切似乎不在自己的认知范围里。

“嗷~”一个黑影闪过,范丞丞下意识地开枪射击,却被黑影灵活地躲开。

范丞丞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只黑色的九尾狐,九尾狐金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两人,周身闪着紫蓝的稀碎电光。

“哦?居然有异能行者在护着你。”一个声音由远及近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染着金发的少年,少年一身普通的休闲服,左耳上带着的银质耳坠在黄昏下闪闪发光。

只见少年慢慢走到九尾狐身边,抬手抚摸九尾狐的脑袋,仿佛那些电光不存在一样。

“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会是我的猎物。”少年勾起嘴角。


【骁】结界的通称,一般来说在谁构建的结界里就对谁越有利。是异能行者用来隔绝麻瓜的结界,结界内环境与结界外一致。

【异能行者】有不同天赋异能的人,产生途径有两种,一种是父母双方有异能,第二种是自己产生异能。

【日夜行者】通称魔物,夜行者只能在夜晚出没,日行者可以抵抗阳光在白天行动,纯种日夜行者更为强大,有些日行者不知道自己是魔,他们拥有肉身,当怀着怨念死去的时候会作为魔再生。

【傀儡】被魔或魔化异能行者利用尸体炼制出来的可被操控的傀儡,傀儡的能力视死者生前及炼制傀儡的人能力而定,傀儡没有知觉也没有意识。




March
03
2018
 
评论(18)
热度(97)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