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祺鑫】光与影·中

*上戳首页

*我流意识祺鑫……?

*写到现在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下大概在下下周

【WARNING:请勿上升真人*3】

距离众人集体挂彩已经过去了近半个月,这段日子里丁程鑫老老实实地跟在马嘉祺旁边,马嘉祺推了所有和外面朋友的邀约,寸步不离地看着丁程鑫。

一开始的时候丁程鑫还会觉得有些不自在,后来时间久了也就随马嘉祺去了。

日子就像一本永远也读不完的小说,一页一页随着微风拂过,每一次翻动都会找到新的内容,过去的也就过去了,丁程鑫并不是一个很瑕疵必报的人,毕竟那群人伤的并不比他们轻到哪,一报归一报这事就算拉到。

可有些人并不这么想。

那天他和敖子逸还有陈玺达刚从奶茶店里出来,迎面就撞上了上次和他们干架的人,领头的是个穿着荧光黄运动鞋的高个子,水属性的异能配上比陈玺达还高的个子,还伤了他兄弟,正好踩中敖子逸的所有雷区。

敖子逸的暴脾气不比丁程鑫好到哪去,但是他不想再让弟弟们为他担心,所以他打算就当做没看见,把那群人当个屁给放了。

丁程鑫和陈玺达被敖子逸拉着就要走,不过他眼尖地发现这群人好像少了几个。

高个子看见他们要走,还没等说什么,他后面的那群小弟就自动围了上来,一个两个脸上还带着莫名其妙的伤痕,一看就是新伤。

敖子逸护着两人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开口:“你们还想干嘛,不会告诉我们你们这伤是我们弄得吧。”

高个子咳嗽了一下,上前解释:“我叫熊天,不是你们,但是这个人我想你们应该认识。”

三个人对视一眼,丁程鑫开口:“你究竟想说什么。”

李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明明和夏旭一起走在路上,突然就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住了。

他是【视觉系能力者】,不知道是对方没有考虑周全还是出于什么原因,他的视野依旧畅通,并没有受到阻碍,所以他很快就发现了不远处的凳子上坐着一个人。

那个人背对着他,大概是眼睛的部位被一块黑布挡住。

微妙的熟悉感让他下意识的觉得那就是夏旭,于是他试探着开口:“夏……”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那个人的身体就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把李凡吓了一大跳,但是碍于被椅子绑着,他也没办法做出什么,还差点没倒在地上。

“啪啪啪……”

不知从何处居然响起了掌声。

“没想到一个【暗影系能力者】居然会有害怕黑暗的一天。”伴随着清冷的声音,映入李凡眼帘的是一个从头到脚都是黑衣的男子,他脚上踩着皮靴,一边鼓掌一边朝两个人这里靠近,皮靴发出的“咚咚”声也敲打在李凡心里,更敲打在夏旭的心里。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绑我们。还有,你对夏旭做了什么!”李凡额头上隐隐冒出了汗,来者的身躯并不算高大威武,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但在他目测看来体重应该还不够130斤,甚至可以算得上瘦弱。

可就是这么一个瘦弱的人,在不知不觉中击昏了他们俩,还把他们俩给绑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那人停在夏旭的旁边,用手摩挲着夏旭颤抖的身体,“重要的是,你们动了不该动的人,但是很不巧,我又是个瑕疵必报的小人,所以……”那人像是漫不经心地自言自语一般回答着李凡的问题,接下来一阵惨锐的尖叫声响彻整个空间。

“啊——啊——”

李凡也被吓了一大跳,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他试着和夏旭交流的时候没有人回答他,因为那黑衣男子手上的仪器,封住了夏旭的嘴。

李凡惊恐地看着那男子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在不绝于耳的惨烈尖叫声过后,夏旭终于是体力不支没有了动静。

黑衣男子随意地丢掉手里的东西,还掏出了张手帕擦了擦手。

“真没意思,这就昏过去了,白长这么大个个子。”语气里全是嘲讽。

李凡现在额头上的汗几乎都要汇聚成流,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你想干什么!”语气也是颤抖的。

“做什么?”那人又笑了,“你们现在落在一个瑕疵必报的卑鄙小人手里,你觉得……我会……做什么?”

李凡抖得更厉害了。

“这家伙是【暗影系异能者】吧。”黑衣男人没有继续给李凡施压,转而挑起另一个话题,“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惨叫着晕过去吗?”

李凡下意识地点点头。

“你知道作为一个【暗影系异能者】在黑暗里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那种感受……啧啧。明明处在自己最熟悉的环境里,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对方又笑了,而且笑的十分开心,语气里充满着诱惑,“你说……要是你也堕入这样的黑暗,你的眼睛……”对方说着抚上李凡的眼睛,笑的魅惑,“还能不能……让你看的清楚呢?”

李凡闻言还来不及反应,下一秒黑暗接踵而至,一只黑色的巨手把他攥住,硬生生地逼他窒息。

等到丁程鑫和敖子逸等人赶到的时候,黑衣男子正姿态优雅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旁边一个歇斯底里的人撞墙,屋子中央还有一个已经晕在椅子上的人。

撞墙的人在撞了一面墙后会换一个方向,跑过去以后再撞。

一边撞,嘴里还一边发出一些听不太清的尖叫。

灯光有些刺眼,晃得丁程鑫看不太真实那人现在脸上的表情。

一身黑色的风衣,脚上瞪着黑色柳钉靴,他毫不犹豫地相信,若是没有灯,那人会就此与黑暗融入一体,消失不见。

那人转过头,看见他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歪了歪头,站起来,踏着坚实的步伐,一步一步朝他靠近。

他下意识地后退。

熊天和他身后的小弟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兄弟,熊天当场就红了眼睛,叫嚣着要给黑衣男子好看。

这时候就有几个小弟已经动了手,可是当黑衣男子看过去的那一瞬间,他们也都仿佛一瞬间失了力,跌跌撞撞的。

他们全部都看不见了。

“你再不去拦着他,撞死了我不负责。”一句话就让熊天愣在了原地。

那人没有理会这帮喽啰,只是又转过来专注的看着丁程鑫。

那人每近一步,丁程鑫就后退一步。

就像一场孩童之间的嬉笑打闹,你追我赶,你进我退。

拉扯之间,那人像是被瞬间磨灭了原来良好的脾气秉性,停在原地,隐隐带着愤怒开口:“你在怕我。”

没有询问,反而像是下了一个结论。

丁程鑫听到之后愣住,却又马上摇头。

旁边的敖子逸安抚着收到惊吓的刘耀文和宋亚轩,张真源等人则是协助熊天把椅子上的夏旭和不停撞墙的李凡救了下来。

李凡的头血流不止,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什么,夏旭则是虚弱到嘴唇发白,一副脱水的模样,其他人好一些,但也被困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马嘉祺!你他妈的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不止李凡和夏旭,还有刚才的几个人。

“我能做什么呢?”黑衣男子笑的人畜无害,眼里波澜不惊,仿佛这件事情真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大家都知道的,我是光系异能者。”

熊天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抬手四根水枪就射了出去,可马嘉祺连地方都没动,抬手就把水枪拦了下来。

“我说,这么急性子真的不好。”马嘉祺抬手,四根光枪回敬了过去,熊天祭出一面水盾,却被光枪划出缝隙,差点被击中。

“哦?耀文你这是在帮他?”刚才的攻击本可以直接击中熊天,可刘耀文用了念力,硬生生改变了光枪的轨迹,才让熊天免灾。

“小马哥,你怎么了!这不是你啊!快停手吧!”刘耀文急得直跺脚,他想指着马嘉祺的鼻子大喊,但却最终又把高举的手臂放了下来。

一旁的敖子逸带着陈玺达和李天泽在观察伤员,李天泽手中一阵绿光闪过,他摇摇头:“不是中毒,但是他们的确是看不见了。”

敖子逸也急了,这种事情发展状况根本不在他的处理能力范围之内。

当李天泽还想进一步查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手上的绿光越来越微弱。

“天泽你怎么了!”陈玺达一把拽住李天泽不让他继续靠近伤者,生怕李天泽也被“传染”上看不见的毛病。

“我没事。”李天泽示意陈玺达松手,“我明明感觉到自己的异能在向外输出,但是却看不见光……”

“是光!”敖子逸和李天泽对视一眼,同时脱口而出。

“等等,什么光?”陈玺达仍然一头雾水。

“是嘉祺把他们周围的光驱赶走了,这样即使是身为暗影系能力者,也自然什么都看不见了!”李天泽解释道。

“该死的!”敖子逸暗骂一声。

“我不是这样的人……?那你说……我该是个什么样的人?”马嘉祺步步紧逼,“是一个温柔善良和蔼可亲的滥好人,你们眼里所谓的小马哥,让你们依靠给你们力量还会安慰你们鼓励你们?!”

“你们……认识马嘉祺这个人吗?”马嘉祺不再步步紧逼,他停在了原地,自言自语。

“嘉祺……”马嘉祺眼底的悲伤和冰凉生生刺痛了丁程鑫的心。

“马嘉祺从来就不是你们心里的样子。”他笑着,“马嘉祺这个人,虽然是光的能力者,可他这个人,却是个活在影子里的人。”

“他的确喜欢笑,可他不喜欢看别人笑,他喜欢听别人惨叫。马嘉祺这个人自私到令人发指,他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只不过是想打达成自己想要的。”

“还有,马嘉祺最喜欢的颜色是黑色,而且脾气也不太好。”说着马嘉祺又笑了,“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包括那天救下你也不过是他一手导出的好戏,真正的马嘉祺是光下面的影子,黑暗,腐朽,不堪。”

一阵黑雾弥漫开来,冰冷刺骨的感觉爬上每个人心头。

“丁程鑫,”马嘉祺抬头,目光锐利,“这个马嘉祺不会讨好你,不会和你妥协,甚至残忍得有些变态,他最开始接近你的目的就不纯粹,你还要他……留在你身边吗。”

January
13
2018
 
评论(21)
热度(37)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