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水瓶座你懂吗。

我的世界你别来指手画脚。

愿看看。

磕cp不磕你,爱咋咋地。

佛?不存在的。

 

【祺鑫】光与影·上

*主祺鑫,副达泽

*三爷是我的谁也不给

*异能pa,HE

*入坑第一发,撞梗算我输

*一发完结……不太可能那就两发吧

*本章没有但会有毁三观言论以及血腥黑暗描写,不适者请自行↗或↘,谢谢

【WARNING:请勿上升真人*3】

————————————————

——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道光,划破夜空,照亮孤寂,从此前进的路上有了方向,迷路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丁程鑫第一次见到马嘉祺的时候,他正被一群人围追堵截,理由是丁程鑫抢了对方老大的马子,给对方老大戴了绿帽子。

对于这件事情丁程鑫则表示毫不知情,甚至在后来通过贺峻霖看到那个所谓马子的照片时,他还很认真地拿去和正在给一群熊孩子做早餐的马嘉祺做对比,并得出“这女的还没小马哥一半好看呢”的结论。

这群人都不是和丁程鑫一个学校的,也不知道是从哪得到的消息,算准了今天他们【台风】不会一起行动,专门过来堵自己。

丁程鑫哪能傻乎乎的被人打,于是他看到对方来势汹汹,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逃跑。

丁程鑫背着双肩包,老神自在地穿梭在学校附近大大小小的巷子里,一边跑还一边在心里嘲讽那群笨蛋,可他没料到对方竟然有能预测位置的【空间系能力者】,虽然能力不高,但在短短几公里内想找到一个人还是办得到。

所以当这群人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还是感慨了自己今天出门的时候一定没看黄历,因为那上面一定写着【不宜出门】。

烦躁地把书包丢在地上,丁程鑫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啊,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们老大的马子。”

领头的是个染了红发的不良少年,他上前一步:“呸,我们老大说了是你,你还想抵赖,今天敖子逸不在,哥几个就收拾收拾你,让你以后别再瞎他妈勾引不该勾引的人。”

“说白了,就是要打架是吧。”丁程鑫解开袖口的扣子,“一帮男人磨磨唧唧的,追我屁股后边这么久才找到我,要打就少跟老子废话。”

话音刚落,一阵刺眼的闪电落了下来,在那群人脚边炸裂开来,迸出无数星星点点的紫色光点。

解决了一群小杂碎,丁程鑫捡起地上的背包,一边慢悠悠地整理一边开口:“谁告诉你们只有敖子逸你们惹不起了?嗯?懒得和你们动手还不知好歹,定坐标啊,接着定坐标啊!劈不死你!”

话还没说完,丁程鑫就觉得身后一凉,下一秒一面散发着柔柔白光的乳白色盾牌出现在他身后,盾牌的外面是一把巨大的砍刀,刀随着持刀者的动作划过,在盾牌的表面上留下一道痕迹。

丁程鑫下意识的想召唤闪电,但拿着刀的人影却连同刀一起消失不见。

光盾在遭受攻击后并没有消失,又维持了数秒才缓缓消散。

来者的能力很像【空间系能力者】的惯用伎俩,但又看起来没那么简单,空间系能力在使用的时候总是消失以后就会再次出现,而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也没看到有人出现,丁程鑫马上判断了这应该是【隐身能力者】,是这帮人的同伙。

他一定还在附近,丁程鑫可不认为这帮家伙不达到目的就会罢休。

光盾消失以后,丁程鑫马上在自己身边布下闪电,闪电和空气之间发生摩擦,产生出朵朵火花,防止那人再来偷袭。

丁程鑫在明,那人在暗,虽然同样在使用异能,可维持着面积不小闪电的丁程鑫显然消耗更大。

丁程鑫在心中冷笑,这是要和我玩持久战的节奏啊。

不过他应该上学校打听打听,他丁程鑫什么时候有过耐性跟这帮孙子浪费时间。

正当他打算引动更大的电磁时,突然从某个角落发出光芒,光芒迅速形成一个光罩,一开始只是很小,但光罩迅速变大,很快就将丁程鑫所在的巷子整个覆盖,托光罩的福,隐身着的人身上也被笼罩着一股淡淡的金色,十分显眼。

丁程鑫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攻击,同时他也感觉这些光照在自己身上暖暖的,刚才战斗中的擦伤似乎也有好转的迹象。

解决了来偷袭的人,丁程鑫转头朝着光罩的发出地又劈了一下雷,但是力度显然不够看。

“出来吧。”丁程鑫歪着头。

虽然这人刚才帮了他,可是敌是友还是要分的清楚些才好,免得夜长梦多。

然后丁程鑫看着那阴暗的角落里走出一个人,他穿着纯白的卫衣,纯白的牛仔裤,脚上穿着白色帆布鞋,总之在黑夜里就是一身白色,简直不能再显眼,一举一动都充满着温柔的气息,眉眼弯弯,丁程鑫觉得他眼睛里好像有星星。

丁程鑫听见他说:“别紧张,我叫马嘉祺。我不会攻击你的。”

丁程鑫和马嘉祺的初遇就是这样,马嘉祺作为初来乍到C市的人,有很多还不太懂的地方,于是丁程鑫就自告奋勇地要把这里介绍给他。

马嘉祺这个人似乎偏爱纯色,身上的衣服从来都规规矩矩,无时无刻不在给人一种干净,美好的感觉,偏偏他还有虎牙和兔牙,笑起来的时候又格外的可爱,一看就是那种能引发母爱的那种邻家男孩。

最让丁程鑫喜欢的马嘉祺的地方是,马嘉祺性格超级好,无论你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和你生气,总是无奈地笑一笑,或者没什么威严地训斥两句,转而又和丁程鑫妥协,举手投降。

丁程鑫问他,那天晚上怎么会救自己,马嘉祺说,他不能眼睁睁的见到别人无辜受伤而坐视不理,他心里会很不好受。

马嘉祺的异能是光,似乎天生就有抚慰人心的力量,丁程鑫曾经不止一次的感慨马嘉祺这人就是脾气太好,跟光这种能给予人莫名希望的东西也挺搭的。

马嘉祺到学校报名的第一天就被丁程鑫拉着来到了他们【台风】的秘密基地,还让贺峻霖好一通调侃,最后还是敖子逸挥挥手。

“我相信老丁看人的眼光。”一句话结束了闹剧,马嘉祺也正式成为了他们【台风】的第八位成员。

后来被陈玺达捡回来的李天泽成了第九位,马嘉祺救下的刘耀文成了第十位。

马嘉祺来了以后,丁程鑫的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不用再自掏腰包给熊孩子们买零食,也不必再调解他们之间那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矛盾,累了困了还有小马哥可以拉来垫背,十分美好。

对此三爷曾表示自己失宠了,并成功得到贺峻霖和张真源的白眼两枚。

又是一天放学的时候,马嘉祺说他临时有点事,要去接个人,剩丁程鑫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还没走出学区,丁程鑫就接到了敖子逸的电话,说他突然联系不上刘耀文他们了,丁程鑫在挂了电话以后也试图去联系,但是别说刘耀文,就连一向随叫随到的马嘉祺都联系不到了。

丁程鑫的心突然跳的有些快,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匆匆拨了敖子逸的电话,丁程鑫开始疯狂朝一个地方跑去。

刘耀文曾经和他说,他有一个很怀念的地方。

当马嘉祺得知丁程鑫重伤住院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和他一起的刘耀文也断了几根肋骨,后来赶过去帮忙的敖子逸等人脸上身上也都有大大小小的擦伤,只有马嘉祺一个人,整晚处于失联状态。

丁程鑫看见马嘉祺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他没有可能去质问马嘉祺昨晚去了哪里,那是马嘉祺的自由,他没有资格知道这么多。

于是在马嘉祺进来的那一刹那他选择了装睡。

马嘉祺一如既往地穿着纯白衬衫和牛仔裤,在看见丁程鑫和众人的惨样以后,一张俊秀的脸庞瞬间面无表情。

他黑着一张脸,坐到丁程鑫的病床旁,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在场的人都觉得空气好像冷了一些。

“那个……”刘耀文躺在另一张病床上,躲也躲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没办法,事情都是因他而起。

刘耀文刚想解释,马嘉祺却抬手,一瞬间金色的光笼罩了整个病房,伤的最轻的几人周深笼罩着淡金色的光,伤的越重身上的光颜色越浓重,到了丁程鑫那里几乎已经看不清他本人。

皮外伤很快就在光芒里恢复如初,而刘耀文也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疼了。

马嘉祺见众人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停止了治疗,转身握住丁程鑫的手,大金色的光继续闪耀在丁程鑫的身上,随之剧烈跳动的还有丁程鑫的一颗未经情事的心脏。

“说吧,怎么回事。”马嘉祺淡淡的开口,语气全然不复往日带着的温柔笑意。

众人都知道马嘉祺是一个清冷却又温柔到骨子里的人,可这个时候的马嘉祺只剩下清冷,甚至锐化成了冰冷。

“你们的实力我知道,尤其是三爷和鑫哥还是【大能力者】的等级,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在一起还会伤成这个样子。”马嘉祺放下丁程鑫的手,而丁程鑫此时此刻的注意力全然只放在了两人紧握的手上。

被他握着的时候,感觉还不错。丁程鑫想着。

“小马哥,其实……”张真源和贺峻霖刚想说话,就被敖子逸拦了下来。

没等敖子逸开口,马嘉祺把头又扭了过去,“亚轩,你说。”

敖子逸一听心中暗叫不好,本来拦下真源和俊霖就是怕他俩说错话,这下可好,亚轩根本就不懂得怎么和小马哥说这事。

“我……”宋亚轩抬头看了看敖子逸,又看了看刘耀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马嘉祺以为小孩不知道怎么说,于是他绽开一抹微笑,想鼓励宋亚轩,却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他即使笑着,也让人心底止不住地泛着寒意。

“没关系,你说。”

“就……我昨晚接到三爷电话……问我知不知道耀文怎么了,找不到他了……我说我也不知道,然后三爷就挂了,再打来的时候就是叫我去城郊西边的仓库帮忙了……”宋亚轩的能力是操纵音波,很特殊的能力,同时杀伤力也不小,看样子事情是真的很棘手了。

马嘉祺点点头,宋亚轩看着小马哥的脸色没有变得更差而松了口气。

“玺达你继续。”

陈玺达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李天泽,又瞥了眼丁程鑫。

“其实我们会伤的这么惨,主要是因为对方有一个【暗影系能力者】,他在那我们什么都看不见,还有一个【视觉系能力者】,他的能力是夜视,我们就算靠着三爷的火也……”陈玺达后面的话在敖子逸的目光中咽回了肚子里。

“小马哥……”敖子逸还想说些什么,可马嘉祺拦住了他。

“这不是你们谁的错,谁也不需要有一种愧疚感,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处理。”

“等一会丁程鑫醒了,你们照顾好他,别让他乱动。你们自己也要多加注意,光系异能一两次治愈效果还可以,时间久了你们自身的愈合能力就会下降。我先走了。”

在马嘉祺离开的下一秒,丁程鑫就睁开了眼睛。

January
07
2018
 
评论(8)
热度(59)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