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水瓶座你懂吗。

我的世界你别来指手画脚。

愿看看。

磕cp不磕你,爱咋咋地。

佛?不存在的。

 

【知乎体】请问大家的另一半都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职业?

*01请戳首页。

*两发完。

————————————————

用户【老子腿长两米八九】

嗯?你们居然说我俩在一起的过程十分的草率?

我奉劝你一句,你可拉到,我俩这时候还没在一起呢。

啥?没在一起秀什么恩爱?

我俩哪秀恩爱了,这叫日常谢谢。

其实我一开始也有一种恍然我俩已经在一起了的错觉,因为平时我管他叫女朋友,他叫我男朋友。

但是直到有一天我跟土土吃完饭,看见老马和一个红裙妹子并肩走在路上,最可气的是他还跟人家笑,笑的眼睛都没了。

我刚想去和老马说话,就让土土一把给拽回来了。

我:“你拉我干嘛?”

土土:“那你又要干嘛?”

我:“我就打个招呼。”

土土白了我一眼:“去你的吧,你以为你俩女朋友男朋友的叫着,人家就是你的了?”

我:“……”

从那以后我突然意识到,尽管我们这样彼此开着暧昧的玩笑,可那终究也只是玩笑。

再然后时光飞逝,我跟老马的关系却一直停在了朋友这个层次上,直到圣诞节。

每年我们公司都会假借各种节日举行派对,就因为我们老板是个神经病。

圣诞节当然也不例外。

但是今年的圣诞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板和他的前妻复合了,居然答应我们可以带家里人去。

我爸妈和弟弟都在成都,就为了一顿饭让他们飞到北京吗?那我怕是个傻子。

但是有便宜不占不是我的性格。

于是我一个电话打给了老马。

我:“老马,圣诞节那天有啥安排没有?”

老马:“啊?”

我:“啊啥啊,问你话呢。圣诞我们公司有个派对,可以带人去,你来吗?”

我选择性忽略掉“家里”两个字。

电话那头突然出现了忙音,然后是纸张快速被翻阅的声音。

老马:“其实……”

老马欲言又止,我就觉得他可能是有什么活动安排了,刚想说那算了,就听见他回复我有空。

派对当晚老马准时出现在了包厢的门口,穿着浅灰色的大衣,带着茶色的圆形墨镜,我看着一身挺时尚的老马,心里莫名觉得很欣慰。

我拉着老马直接进了包厢,一进来就看见了一身蓝色风衣的黑吉拉正捧着麦克风在那唱《你还要我怎样》。

旁边的赵土土跟个傻子一样的拿着荧光棒打call。

我:“不是说好的只带家人吗?”

赵土土撇了一眼老马:“那你这算啥?”

老马的出现让平时极少能接触到帅哥的编辑部妹子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三五成群的围着他,问他叫什么,今年多大,是谁的家属balabalabala……

我一看形势不好,就想着把他拽过来,本来中文就不好,谁知道还没等我接近得了老马,我就听见他说话了。

“嗯……我叫马伯骞,21岁,算是……周震南的家属。”

又有一个妹子问他:“那你是他的哥哥?”

老马:“啊,不是,我是他女朋友。”

然后整个包厢就炸了。

这下好了,一群人都不围着他,全跑过来围着我。

等我还不容易突破重围拉着老马逃出包厢的时候,他居然还好意思对着我笑。

我就很生气。

我:“马大傻子你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老马很理所应当:“说我是你女朋友啊。”

我:“……”

老马:“我说的不对吗?”

我:“……”那你也不能这么说啊。

老马见我不说话,突然就很委屈。

可怜兮兮地拽住我的衣角:“南南……你不喜欢我吗?”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从那天以后,我们公司编辑部的就都知道我有一个“女”朋友了,然后每次我去公司,都会收到一大堆小女生做的沙拉啊蔬菜汁啊之类的东西。

呵呵,你以为是给我的吗?

呵,女人,天真。

正当我拿着一大堆蔬菜沙拉思考着晚上应该让老马跪榴莲还是搓衣板的时候,土土凑过来问我今天公司的背景音乐放点啥。

我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点了一首十分动听悦耳的火爆歌曲。

成功抹杀掉了无止境的沙拉,并深藏功与名。

————————————————

回复 1258 点赞4568

评论

用户【黑吉拉的安吉拉】

所以这就是你循环了一星期《套马杆》的理由?!

回复566  点赞5286

December
16
2017
 
评论(9)
热度(35)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