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知乎体】请问大家的另一半都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职业?

*知乎体,HE

*这个大概会有后续系列,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我觉得应该不会撞梗,如果撞了就是你抄我。

*世界和平。

【WARNING:请勿上升真人*3】

————————————————

如题,是这样的,前一阵子本人被家里逼着去相亲,其实本来没有什么,后来一去才发现对方是一名地铁推手。

我:这是什么鬼职业?我不懂啊?一脸懵逼。

最可怕的是我还跟人家成了,现在正在讨论婚礼应该怎么办。

所以想问问大家的另一半都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职业,没别的意思,就想了解一下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世界【手动再见】。

————————————————

用户【老子腿长两米八九】

没人邀,但是这个问题我想我是有发言权的。

我和我另一半都是男的,爱看看,不爱看请您左转,不想撕,谢谢。

作为一名时刻走在时尚前沿的时尚杂志编辑,我和我的另一半相遇在浪漫之都巴黎。

那天我是为了给杂志找几张好看的风景图,所以就准备趁着公假上外头溜达溜达,刚从咖啡店里出来,一眼就看见了老马(我另一半)穿着一件咖啡色大衣靠在一旁看手机。

神情冷漠,剑眉如星。

当时脑子里就一个字。

帅,贼他娘的帅啊。

许久没有看见过如此帅气的人的我差一点就要打电话给土土(摄影的)让他换模特了。

黑吉拉什么鬼,长那么高还黑。

穿套黑衣服在夜里就找不到了好吗!

虽然我这人是个十足的外貌协会成员,但是我也是有高逼格的存在。

于是我上前一步拽住他。

“诶呦!”

对,没错,就是大爷大妈们碰——的惯用伎俩。

他低下头瞅着我,我那好意思直接看他,就偷偷瞥了几眼。

然后我突然发现,诶呦我去这人眼睛里头好像有星星。

本来我以为我这么不要脸的行为会被他打死,死就死吧。

但是后来我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这货连手机都顾不上了背起我就要跑。

我:???

后来我才发现这货以为我不行了要送医院。

只有一句MMP送给他,好的感恩~

后来我们俩就这么认识了。

我本来以为这个人长得这么好看,是不是新出道的艺人啊或者模特啥的,直到有一天我俩约了个火锅。

在我眼里火锅是最能增进感情的活动,XXOO都比不上的那种。

哦,我是四川人,喜欢吃火锅,而且还要红油重辣的。

我满心欢喜的拉着老马进了火锅店,准备进行我的全肉大餐,但是点单的时候就觉得总有一道目光直盯盯的瞅着我。

搞得我莫名十分心虚。

但是我这个人不能怂,人还没追到手不能先丢了我攻的地位。

于是……

我:“你瞅啥?”

老马:“不是……我觉得吧……诶呀……”

大家伙千万别介意,他美籍华裔,中文流利但是很差。

词不达意本人。

“说。”我把菜单还给服务员,服务员拿着就跑了,根本没给老马点单的机会。

看看人家服务员看看你。

“阿南我觉得吧,从人体生理构造来说,中医学认为……”

我一边调着调料一边听他跟我唠叨。

我心想:哦,原来你是学中医的……

中医的……

中医……

中……

然后那天我差点把锅都掀了。

吓死我了好吗!!

他一个美籍华裔,喜欢嘻哈音乐,喜欢黑胶唱片,会跳街舞玩过涂鸦,偶尔还上唱吧什么的来首RAP的人……

居然是个老!中!医!

大哥你整个人设都垮掉了好吗?!

不知为何在那以后老马也开始放飞自我。

叮嘱我不要熬夜,看手机时间不要太长,少吃油炸食品对身体不好,吃太多辣的容易长痘……

还大早上凌晨5点拉着我去跑步,说什么每天跑一跑,幸福直到老。

硬生生把一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小伙子活成了五十岁夕阳红的老大爷。

我一颗春意萌动的少男心就这么摔了个稀碎。

一个月下来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你把之前的老马还给我!!!

我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我们杂志社有位特别喜欢吃的前辈跟我这么形容他:我觉得他好像羊腿啊。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很有力量,但是又感觉骚骚的,闷骚。

我下意识地想反驳,但是想了想突然觉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但是实话讲跟他相处在一起之后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原来因为加班熬夜闹出来的胃病倒也没怎么再犯过。

毕竟作为一个比闹钟还准时的人力催促机,他的敬业精神令我感动。

老马是一个极其注重养生的人,他一般只吃蔬菜沙拉,晚上六点以后还不吃主食,家里冰箱装的最多的是黄瓜。

我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打劫了楼下菜市场。

翻遍整个冰箱,就找着仨鸡蛋。

还是那种笨鸡蛋。

从此以后他就有了一个新的外号,叫马黄瓜。

哦对,还有一个叫马沙拉。

TBC

December
13
2017
 
评论(11)
热度(38)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