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水瓶座你懂吗。

我的世界你别来指手画脚。

愿看看。

磕cp不磕你,爱咋咋地。

佛?不存在的。

 

【天子】莫辜负

写在前面的话:

天子only,小短篇一发完,HE。

不是很现实的一篇,但这是我想要的爱情。

没什么文笔,也没啥逻辑,凑合看看,轻戳轻拍。

如有雷同,真的不要再看了就是你抄我谢谢~感恩❤

【WARNING:请勿上升真人*3】

赵天宇二十岁生日的那天,全世界都知道他跟着一个十七岁的小屁孩私奔了。

那个小屁孩叫孟子坤。

孟子坤高中没能毕业,而赵天宇大学还没读完。

一个搞音乐一个学表演。

不少认识他俩的人都嘲笑他们。

一个浪费着好到爆的异性缘,一个对着爱情总是无边无际的缥缈向往。

孟子坤气的母亲与他断绝关系,赵天宇孑然一身只留下了妈妈的手表。

两个人刚出来的时候身无分文,挤在只有四平米的储物室,饿了就分着吃一块硬面包。

赵天宇从小蹭饭不觉得有什么,可他怕孟子坤受不了。

甚至有一次,赵天宇看到孟子坤在睡梦里流下了眼泪。

那是赵天宇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混蛋,在他心里,孟子坤就应该是有钱人家无忧无虑的小孩,从小被宠到大。

而在孟子坤没遇见他之前,的确过着这样的生活。

可即使这样,赵天宇也还是没能放开孟子坤。

赵天宇这个人啊,认准了爱情至上的这个理。

除了钱,爱情可以说是他生活的全部。

可后来他也为了孟子坤抛弃了钱。

一开始他也觉得孟子坤这个小少爷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也不过就是三分钟热度,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

可是后来。

孟子坤大冬天的站在楼下等他仨个小时,就为了能跟他说两句话。

大清早给自己手上烫出红泡就为了给他做份早餐。

戒掉了自己最喜欢的王者荣耀陪着他一起看泡沫剧。

所以当孟子坤问赵天宇,你要不要和我私奔的时候,赵天宇二话没说拽着孟子坤就跑了。

因为在一起的第一天,孟子坤就很严肃的和赵天宇说。

他说,要是有一天你敢放开我,就再也别指望能把我找回来。

开玩笑,世界上就一个你这么好,我怎么可能舍得丢掉。

赵天宇很多年以后还能清楚的记得,那个小孩后来对他笑眼弯弯,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他的身影。

他拉住赵天宇的手,笑着对他说。

所以你可千万别把我弄丢了啊。

孟子坤进了一家游戏公司做编程,赵天宇也在北京的一条临街开起了咖啡馆。

孟子坤收敛了自己耿直暴躁的性子,脱掉破洞牛仔裤换上了笔挺的西装,扔掉一直玩王者的手机换成了板正的办公包。

吕泽州再次见到孟子坤的时候,对方刚下班,穿着深蓝色的西装戴着金丝镶边的眼睛。

吕泽州看见他差点没能认出来。

这跟他以前穿貂的画风不太一样啊?!

说好的炫酷狂霸拽呢?

吕泽州还在思考怎么和对方开口的时候,孟子坤眼尖地发现了他。

“口口!”孟子坤开口喊住他。

“孟爷。”吕泽州看着孟子坤笑着对他开口的样子,心里突然松了一口气。

自从几年前听说他和赵天宇私奔了以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孟子坤。

他不知道孟子坤和赵天宇是否还在一起,可离开学校这么久,他早就看清了这个社会的险恶。

他不怕孟子坤被这个社会打磨的失去了棱角,可他怕孟子坤丢掉了十七岁的那个自己。

那个敢爱敢恨,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的孟子坤。

不过还好。

他还是他。

无情的岁月再不饶人,至少还留下了一个十七岁的孟子坤。

哦,还有孟子坤的赵天宇。

孟子坤领着吕泽州来到了赵天宇的咖啡店。

吕泽州抬头一看,白底金边的牌子上写着两个大字。

时光。

愿时光流逝,我们仍并肩前行。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当孟子坤辞去了游戏公司主策划的工作,整日窝在赵天宇的咖啡店里编写代码的时候,吕泽州问他。

当初那么耿直率性的一个人,怎么就那么低声下气的进了一家小公司,从头做起。

孟子坤笑了。

他放下手里的笔记本电脑,看着赵天宇骨节分明的手用奶泡在咖啡上勾勒出一个又一个的漂亮图案。

口口。

嗯?

“我跟天宇刚出来的时候,两个人窝在巴掌大的地方,分着啃一块面包。

说真的,我从来没有过过那样的生活。

十七岁以前的我住在大房子里,饿了有人做饭,渴了有人递水,一件衣服随随便便就能花出去几千块,出门的时候从来不坐公交车。

那个时候的我啊,不懂什么叫饥饿,寒冷和贫穷。

可我也不懂什么叫做爱。

每天睁开眼,屋子里就剩下我自己,睡觉之前,也不会有人回来。

除了来做饭的阿姨,就剩下我自己。

我本来以为我的生活会一直这下持续下去,直到我见到了赵天宇。

他在我熬夜的时候来我家拉着我一起睡觉,生病发烧的时候逃了他最喜欢的表演课给我去买药,半夜肚子饿了赶过来给我做饭还非要盯着我吃完。

赵天宇那个小傻瓜因为母亲没能回来陪我过十七岁生日而伤心难过。

明明我自己都习惯了这种事情。

可他说,以后的生日我都陪着你。”

孟子坤笑的温柔,眼睛里映着赵天宇的身影。

“后来我们俩逃了出来,从那个排斥我们的世界。

逃出来以后,我才知道天宇以前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艰难。

肚子都填不饱,最基本的一切都没有。

我那时候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没用。

如果换一个人陪着我,我根本不可能挺过来。

也许孟子坤就不存在了。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这辈子就算把命都搭进去也不能辜负了赵天宇。

他舍弃了他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

赵天宇像是感觉到了孟子坤的视线,停下手里的工作对着孟子坤笑了。

孟子坤回了一个更大的笑容。

他说是赵天宇把他从那个荒无人烟的戈壁里救了回来。

他说赵天宇对他的好三天三夜都说不清楚,讲不明白。

他说他这一辈子就认准了赵天宇,谁都不要。

他说他这辈子除了赵天宇就没怕过别人。

他说,因为他爱他。

我穿过茫茫人海,忍受磨难痛苦,历经风霜雨雪,看尽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我曾经也感慨为何人生而孤独,看似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的幸福和快乐都对我保持距离。

后来知道我遇见了你,我才明白所有的繁花似锦就抵不过你的一颦一笑,比不上你的一句话语,胜不过你的一个拥抱。

孟子坤来到赵天宇身后,把脑袋放在他的肩膀。

天宇。

嗯?

没什么。

只不过想抱抱你,拥着幸福,仅此而已。

November
18
2017
 
评论(5)
热度(68)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