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水瓶座你懂吗。

我的世界你别来指手画脚。

愿看看。

磕cp不磕你,爱咋咋地。

佛?不存在的。

 

【签证】论运动会的准备

写在前面的话:

小短篇一发完结。

主签证,带天子,毛桃,信号。

其余cp自由心证。

日常流水账系列。

如有雷同,合计啥呢就是你抄我。

【WARNING:请勿上升真人*3】

以上。

——我以牵手来传达情感,希望我们能一直在一起。

噔噔噔。

“不好意思!请问一年A班的马伯骞在吗?!”随着哐的一声,板报部的临时活动室的门被突然拉开,周震南娇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毛不易手里拿着刷子,看架势好像是在书写大幅字画,他的面前是写了一半的板子。

“震南?”毛不易放下手里的刷子,“你来找马老师?”

“毛毛,你看见他了吗?”周震南急迫地开口。

“你等下啊。”毛不易转身和一旁的廖俊涛说了些什么,又转回来。

“涛涛说马老师刚才还在这的,他可能被运营部的叫走了。”

话音未落,毛不易和廖俊涛就看见周震南迈着小短腿噔噔噔地跑走了,徒留毛不易一个人在原地叹息。

最近的孩子啊,怎么都这么急性子。

旁边的廖俊涛一巴掌拍过去,你可别感伤春秋了,还有十几块板子等着你写呢。

噔噔噔。

“刷”的一声,这次被拉开的当然是运营部的大门。

“不好意思请问一年A班的马伯骞在这里吗?!”周震南的额角已经微微出汗。

“周震南?你在找马伯骞?”这次是常斌手里拿着拿着大幅图纸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对啊刚才毛毛说他来你这了。”

“你等下啊。”常斌放下手里的图纸,“老崔说他被企划部叫走了,刚才还在这的。”

周震南闻言马上调转方向朝着企划部狂奔而去,整个走廊里只剩下崔雨鑫的怒吼。

“常斌你他娘的别给老子偷懒!”

噔噔噔。

当张洢豪在企划部看见周震南满脸通红地拉开房门的时候,他就好像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于是他放下手里的沉甸甸的资料,转过头对着周震南说:“马老师好像去练一百米了吧,你可以到操场去找找他,他刚才还在的。”

周震南:MMP

虽然连连叫苦,可周震南还是跑着去了操场。

因为运动会的准备,原本平时空无一人的操场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

周震南眼疾腿快地在人群里找到了李炎欣,使出吃奶得劲狂奔到他面前。

“李队李队李队!马伯骞呢!”周震南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阿骞?他没来这练一百啊,你上接力跑那找找,刚才还看见他了。”李炎欣很随意地用袖子擦了擦汗,留下一脸颓废的周震南,很潇洒地跑回了企划部。

周震南愣在原地如同晴天霹雳。

他娘的居然有一天找不到马伯骞了?!

当周震南还想去找接力赛跑的选手时,学校下午的第二个钟声已经响起,周震南猛然意识到他该回搬运和管理部了。

周震南疲惫地拉开搬运和管理部的大门,房里的孟子坤正单肩架着一把折叠椅和学生会副会长赵天宇说话。

“南南你回来了啊?”孟子坤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折叠椅放到一边摞好。

“刚才马老师还来找你了呢。”

一句话,把周震南在原地劈的连灰都不剩。

周震南和马伯骞的这所学院的高二生,在他们关系拉近以前,马伯骞是周震南最讨厌的那种三好学生。

学习优异,运动万能,长相帅气,美国华侨秀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待人谦和有礼貌还不会轻易生气。

最重要的是人傻钱还多。

这他娘简直就是万千少女心中的理想男友。

周震南在学校也算得上是老师眼里的乖宝宝好学生,只不过都是他装出来的表象。

拥有一颗纤细敏感心的周震南知道怎么做才会让别人喜欢自己,怎么做才能把自己保护的好一些。

他所有的乖巧温顺,所有的礼貌待人都是看别人的脸色,一举一动都不是他真正想做的。

所以当他看见马伯骞活的那么肆意,周震南很不爽。

后来有一次,马伯骞无意中撞破了他在酒吧玩乐队,唱Rap的事情,两个人还你追我赶地拉扯了一段日子。

然后当两个人关系逐渐建立起来的时候,周震南又发现了马伯骞也并不是周围人说的那么完美,马伯骞也会苦恼也会哭泣,他也会生气,也有很多的负面情绪。

他是一个感性大于理性的人。

两个人就这么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对方的伪装,又毫不避讳地选择将对方包容。

你问后来?

后来马伯骞对周震南说:“你说的都是对的,因为你是周震南。”

周震南对马伯骞说:“哪怕你什么都不剩下,你也还是你自己。”

两个人就这么草率地在了一起。

在号称明日学院最奔波的运动会准备期的前两天。

于是就造成了这种局面。

“马沙拉明明说好了要和我一起吃午饭,这会都下午了,一天没见他人影。”周震南一边整理器材一边抱怨。

“谁让他这么忙呢。”孟子坤把最后一个折叠椅整理好,回头看赵天宇:“小宇你还有啥工作?”

“企划部那边……”孟子坤跟着赵天宇走了出去,还不忘给周震南带上门。

周震南:赵天宇倒是不忙MMP。

时光飞逝,转眼间就到了第二天,距离运送会开始还有2天。

周震南仍然没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马伯骞。

他真的好想见马伯骞。

“啊啊啊啊啊啊!不对那里不是这样的!”操场上一个女孩对着背景板的布置大喊。

“啊啊啊啊啊啊!那里有蟑螂!”

“不要怕,已经被踩死了!”

“这个先拿到学生会去确认!”

“哇!这好多的灰!”

“快,这份一定要打印出来!”打印室里王竟力拿着一张报表对着吕泽州大喊。

“啊啊啊啊啊啊……打印机的墨粉没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吕泽州还没惨叫完就被钟易轩踹了一脚。

“拿着零钱上打印社买点!”钟易轩黑着脸丢给他张毛爷爷。

“不行,附近三家打印社的打印机都被学生用坏了啊!”连淮伟大叫着拦住了吕泽州。

“那就去隔壁街区打印,快,下午三点前一定要印出来!”在王竟力的呼喊下,吕泽州拿着报表飞奔而出。

“诶诶诶背景板要倒了!”操场上孟子坤用背部护住赵天宇,对着旁边指挥的女生大喊能不能小心一点。

赵天宇躲在孟子坤怀里要他对女生温柔点。

隔壁记录部里的祝子杰看着手里刚打印出来的报表小声的对着常斌说:“常斌这个是不是打错了?”

“噓,就当没看见……”

话还没说完就被崔雨鑫爆头击中。

周震南依旧奔波在嘈杂的环境里寻找他的马伯骞。

“诶马伯骞?刚才还听见他声音了呢。”

“马老师没来过这。”

“他刚走,说是去找你了。”

“没看见。”

周震南几乎快要崩溃。

旁边跑道上李炎欣陪着张洢豪测试起跑器,广播室里陈萝莉正测试这麦克顺便检查机器,廖俊涛跟着毛不易把板报立在旁边。

孟子坤陪着赵天宇拿着喇叭大喊:“不对!十排不是贵宾区六排才是!”

“主席台搭歪了!”

“一年八班的前导词还没交上来吗!”

周围的人都在忙忙碌碌吵吵闹闹,只是周震南好像什么都听不到。

他一个人愣在原地。

突然他想起马伯骞曾经和他说过的一句话,就算是分开两地也要努力。

于是周震南下定决心要全身心地投入到运动会的准备。

没准准备准备就能看见马伯骞了呢。

赵天宇放下扩音器接过孟子坤手里的梨汁,看周震南原地燃烧小宇宙。

“坤儿,南南又咋了。”

“大概是良心发现了吧。”

一旁的毛不易眼镜一闪而过不知名的光,吓得孟子坤拉着赵天宇就要跑。

马伯骞再次看见周震南的时候,对方正乖巧地趴在桌子上补眠。

白净白净的小脸枕着自己的胳膊,红润的嘴唇微微抿着,看上去睡得不太踏实。

马伯骞从一旁搬过来一个凳子,单手杵在桌面上侧着头看周震南睡觉。

别看周震南平时挺闹腾,可一旦睡着了他绝对是最乖巧的那一个。

马伯骞不自觉的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抚摸周震南的脑袋。

“唔……马骞骞……”

周震南的细语声让马伯骞失笑,也不管会不会把人吵醒,就直接把对方抱了个满怀。

周震南找了他整整两天的事情,他刚才都知道了。

十几个人把他团团围住过来谴责他,虽说是谴责,可也就是象征性的调侃他几句再心疼心疼南南。

因为周震南找了马伯骞两天,马伯骞也找了周震南两天。

可不知为何,命运总是让他们错过。

身为学生会长,马伯骞连轴转在各大部门,甚至刚才有个班级的前导词都是他来完成的。

当然你让一个美国华侨给你写段子自然只能是英文。

“周震南……”马伯骞低语。

“嗯……”睡梦中的周震南下意识地回答,熟悉又安心的味道传来,他忍不住又往马伯骞怀里蹭了蹭。

“周震南……”你怎么就那么好呢,好到让我这辈子,都再也不想放开你。

不过还好,我抓住了你。

运动会准备的最后一天,周震南也依然奔波在学校里寻找着马伯骞。

“快去!魔音组组长和美颜组组长吵架了!”

“快去看啊!”

周震南:小两口吵架你们也有眼看?

还没等他吐完槽,他就瞥见了对面那个带着粉帽子的人。

正好,马伯骞一抬头也看见了周震南。

“马骞骞马骞骞马骞骞!”周震南兴奋的朝着马伯骞挥手并且马上奔了过去。

马伯骞笑着接过周震南。

正当两个人腻腻歪歪的时候,旁边的吕泽州拉着秦子墨凑了过来。

“嘿!马老师能不能稍微来一下我们找你……”吕泽州说着说着往后缩了缩脖子,马老师真可怕。

马伯骞背对着周震南,眼神冰冷仿佛要冻死人。

周震南刚想告诉马伯骞去吧没事,紧接着整个学院就听见了马伯骞的怒吼。

“都他妈的别来找我!”

吼完以后马伯骞意识到作为学生会长这么说话好像有些不太好。

于是他皮笑肉不笑地说:“我现在要离开一会请不要来找我。”

口口:“好的好的,您请便……”

运动会当天。

周震南抻了个懒腰神清气爽。

这两天虽然很忙碌的在准备运动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睡得很踏实,连着好几天没能见到马伯骞的烦躁感也消减了不少。

他总觉得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有人在他耳边说话,说自己特别好让人放不开什么的……

周震南想到这红了红耳朵。

这个马伯骞,怎么几天不见越来越油腻了。

不过,他喜欢。

然后孟子坤就看着周震南在二百米检录处笑成了一朵花。

孟子坤:我的四十米大刀和赵天宇呢?!

November
16
2017
 
评论(29)
热度(66)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