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签证CP】不重要

算是我的一个脑洞吧,字数不知道啊。

可能梗是个好梗但我的文笔太烂写不出那种感觉。

嗯HE妥妥的。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认真你就输了。

其实我觉得关于某jmz我的潜意识里就是这样认为的,没啥毛病。

对,就这样。请勿上升真人。

“好的,由于在第一轮当中获胜的是我们的马伯骞,那么在接下来的battle战当中,马伯骞将会带着50万人气值的巨大优势,来挑选他的对手,而另外两位将会自动结成一对battle兄弟。”张大大和马伯骞站在舞台中央,马伯骞还在微微喘气,张大大看着手里的字卡,一字一顿地念出接下来的赛制。

“我们将会根据网络人气数据,截止到两位演唱结束,两组兄弟battle中获胜的那一位将直接晋级,而剩下的两位将进入100秒终极battle战当中。”张大大在心底默念一口气。

他作为主持人,一路走来主持过很多选秀节目,可他觉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揪心。

而花花和老薛坐在星推席上更加的揪心。

一个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选手,另一个是自己最看好的人选之一。

马伯骞举起了话筒,他还在微微喘着气。

“所以是我选……”

“对,马伯骞你想要选谁?”

马伯骞的疑问还没有说完,张大大的耳机里就传来了总导演的声音:“不要让他问。”

于是张大大只能飞快地打断马伯骞。

马伯骞点点头,举着话筒,身体正对着张大大,而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瞥向坐在二楼的周震南——尽管马伯骞此时此刻并不能看清周震南的表情。

但那又怎样呢?

耳机里不断传来催促的声音,张大大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选择,尽管他们的选择可能已经被节目组猜到,然后被加以利用。

这样的手段他见过太多,从最开始的愤愤不平到现在的麻木淡然。

因为他承认自己没有勇气去和幕后对着干。

“那么我选……”马伯骞转回身体,正对着摄像头,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吐出来三个字。

“周震南。”

这话一出,引起了轩然大波,不仅仅是台上的张大大以及星推官们,就连台下坐着的孟子坤等人也惊讶地张大了嘴。

摄像机清清楚楚地拍下了马伯骞选人的那一刻各位选手的反应。

赵天宇一脸惊讶,而毛不易则相对比较淡定。

只有周震南低着头一言不发。

台下原本热烈的喊叫声与欢呼声也都渐渐平息下来,在场所有的南极星都不知所措,所有的肉夹馍都低下了头。

“不好意思,你……你能不能再说一遍,我确认一下我有没有耳聋。”张大大抱着话筒一脸茫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以致于除了马伯骞本人以外根本没有人反应得过来。

也是有的,比如某总导演。

马伯骞无视了总导演在耳机里传来的各种劝慰而再一次举起话筒:“我说我选周震南。”

直到导演的声音再次从耳机里传来,张大大才回过神。

“那么马伯骞你为什么要选择周震南?”张大大觉得自己的声音可能有点抖。

“就是,There is no why,我必须去要选他。”马伯骞右手举着话筒,而藏在身后的左手紧紧握拳,在莹黄的灯光下略微反出橙色的光。

劝导无果,节目组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直播,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马伯骞会选择周震南。

只有台下的吕泽州强忍着眼泪对着镜头面无表情。

时间倒回到前一日,明日之子四进三比赛的前一天。

自从马伯骞知道了助阵嘉宾阵容的时候,他就有些隐隐的感觉到不太好。

他在排练室见到了毛毛的搭档天佑,他还没等和对方打招呼,一段清新脱俗的喊麦就先蹦了出来。

马伯骞整个人懵逼到不能再懵逼,我的天这是啥,听起来好高端的样子。

后来节目组有人和他解释这个叫做喊麦,然后他就自动自觉地在休息时间百度了一下。

结果让他惊讶地张大了嘴。

在一个叫做快手的软件里,天佑的粉丝数量居然破了400W甚至接近500W,我的天要知道就算是粉丝数量相对多的孟爷微博也没破出去百万啊?

这还怎么跟毛毛玩?!

马伯骞当时就感觉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直播当天的早上,他收到了来自吕泽州的微信。

【马老师今天状态如何啊?】

【还行,没什么。】

【哟,那我和孟爷他们可就等着晚上看你现场了啊。】

【你们要来啊?都有谁啊?】

【我,孟爷,包子,王小姐。】

【那可以啊,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现。】

【诶,马老师,虽然我觉得这么做可能对你而言没啥用处,但是我还得提醒你一句】

【说,我们之间不搞这些有的没的。】

【孟爷昨晚直播的时候说要现场给赵漂亮打Call】

【这不挺好的】

【诶呦我的马大干部,你没听懂我啥意思啊?】

【啥意思?】

【意思就是今晚比人气的时候孟爷粉丝也会给天宇投的,你们要面对的可能是天宇粉丝的两倍没准还不止】

“马伯骞,准备起床!”有人来敲他的门,他只好告别了口口,准备换衣服起床。

所有人包括周震南在内都觉得马伯骞应该还有个外号叫做马耿直,因为他真的是想到什么就会去说什么。虽然智商在线但是过于认真总是会让他的情商显得有些脱。

也就是所谓的冷场王。

但是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娱乐圈,太认真总是不被一些人所待见,他们见不得有人活得真实,有人活出了自我。

所以每次只要有周震南在场,他就一定会接住马伯骞的话,然后去努力逗笑全场。

无所谓再难的梗。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周震南虽然嘴上怼着马伯骞,但实际上是在为他化解尴尬冷场的氛围,而每次马伯骞无奈中又带着纵容和宠溺的笑似乎也成了回应周震南的一种方式。

所有人都觉得马伯骞生活在阳光下,代表着正能量。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阳光可以是也只能是一个叫做周震南的17岁小孩儿,没有为什么,他就是那样觉得。

马伯骞吃早饭的时候收到了来自他全球后援会的私信,信上写了一大堆要他好好休息别拼命,他还有肉夹馍们,一切都会好。

最后是一张他们为4进3筹备的集资截图。

马伯骞看到私信的那一瞬间,心里十分的感动,嘴角不经意地带上一抹笑。

他还有那么多人喜欢。

刚想回复私信,他就听到了有人叫他去排练的声音,他只好匆匆塞几口饭然后关上手机离开。

排练过后的马伯骞觉得自己这场比赛可能会完,因为晚上就要直播而他现在的曲子还有问题需要修改。

思来想去马伯骞决定先去找周震南吃午饭,因为不去估计南南是会沉迷在背歌词当中无法自拔的。

但意外的是马伯骞并没有在房间里找到周震南,手机也被节目组收走,他又十分担心周震南不吃东西,于是他只好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小海子影视园里乱逛。

直到他听见屋子里传来的声音。

“上一期把天子拆了,为了节目的看点这一期最好签证也要拆开。”

听见有关签证的话,马伯骞马上躲起来竖起耳朵。

“就像孟子坤那样吗?”

“不,马伯骞和周震南比赵天宇还有孟子坤互动的更加自然,他们的cp粉也不在少数,最好是能设计让他们俩终极对决,才能赚足人民币和眼泪,把收视率往上提。”

马伯骞听到这,双手用力握住了拳头。

难道自己和周震南之间,在他们眼中就是用来炒收视率的吗。

“那您打算……”

去他的节目组,去他的终极battle。真的是没有哪怕估计我们一丝一毫的感受。

马伯骞很想推门大声质问,可在双手触及门板的那一刻,他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周振南。

他想起了有一天深夜他们两个人促膝长谈,谈他们的梦想,聊他们的未来。

他想起了周震南提到舞台的时候,眼睛里迸发出的那种光芒,像是夜空中闪耀的星星,吸引着他,让他沉沦。

想到这里马伯骞的手突然就失去了敲门的力气。

他对于比赛的结果从来都不在意,虽然他的阿南看起来也不会在意,因为赢也是周震南,输也是周震南,不论好坏都是他的阿南。

可是他知道,如果阿南被淘汰,他一定会哭。上一场他以为自己会走的时候就哭成了一个包子。

马伯骞从来都舍不得周震南哭。

那是专属于他的太阳。

“昨天马伯骞看了天佑和毛不易的彩排,以他的个性肯定知道了天佑拥有多么强大的粉丝数,而孟子坤昨晚在直播里说今天会和他的粉丝一起给赵天宇加油,所以只要让马伯骞选了毛不易或者赵天宇,在宣布票数的时候……”

房间里寂静了一会之后,又传来了说话声。

当马伯骞还想继续听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脚步声。

来不及多想,他只能离开。

写在后面的话,这可能就是一个小脑洞,具体填不填再说吧hhhhhhhhh【整段垮掉】

September
20
2017
评论(6)
热度(28)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