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水瓶座你懂吗。

我的世界你别来指手画脚。

愿看看。

磕cp不磕你,爱咋咋地。

佛?不存在的。

 

王牌对王牌(伪·完结)

就暂时当做它……完结了吧……

“好!马上进入我们的下一个环节,就该这样说。”沈涛举起话筒。

“好,现在我们大家看到场上有一个巨大的转盘,转盘上面写着我们所有参加过王牌对王牌的嘉宾们的名字,当然不包括我们在场的诸位。”

“现在,我们请两队派人轮流启动转盘,转到谁,我们现场打电话给他。”

【就该这样说】游戏规则,场上队员轮流启动转盘,当转盘停止,将由主持人出题或在场另一队嘉宾出题,参与者必须按照出题者的要求完成指定语句。

王源在沈涛嘴角勾起一抹他莫名熟悉的坏笑之后,心里就觉得可能不太好,果不其然在之后的转盘里他一眼就看见了最下面王俊凯的名字。

我的天哪万一玲姐抽到老王了咋办?!

然后王源在主持人宣读游戏规则的时候,王源大致扫了一下整个转盘。

其实人名挺多的,比如亮哥,宝哥,林哥,薛老师,娘娘……

应该不会抽中王俊凯吧……

“好,我们在正式开始游戏之前,先让我们进行下热身。”沈涛笑眯眯地开口,“来,玲儿,打个样!”

“啊……啊?”贾玲听到有人叫她,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啥玩意?什么玩意就我打个样啊?”

贾玲身后的沈腾推了她一下子:“快点,麻溜的人家叫你呢。”

贾玲一懵逼,踉跄几步来到沈涛旁边:“你刚才说啥?”

“你按下这个按钮,然后这个转盘上会亮灯,然后你再按下按钮,最后指示灯停下的时候,我们会找人给你出题,节目组会直接给对方打电话。”

“诶话说玲儿你觉得这里有没有你十分不想打给他的人?”沈涛开始套路。

“就……林更新吧……”贾玲犹豫着回答。

“为什么?”

“颜值太高承受不起。”贾玲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王源听见之后小声嘟囔了一句老王长得也不差啊。

“那是比你高。”沈涛打趣,“好了注意我们的节目时长,开始吧,我刚才看见导演的电话都准备好了。”

“喔,按下去就行了是吧。”贾玲说着启动了装置。

王源目不转睛地盯着一直在闪烁的转盘灯。

千万不能是王俊凯千万不能是王俊凯千万不能是王……

他到了最后干脆闭着眼睛在心里默念。

随着贾玲又一次按下按钮,闪烁灯的频率渐渐变慢,然后不偏不倚地停在了最下方。

随后观众席爆发一阵尖叫声。

“诶呦,玲儿手气不错啊,一抽就能抽中特等奖。”沈涛说。

“那是,我们玲儿从来能拿一等就不带给你拿参与奖的。”沈腾摆手。

“贾玲抽中的是,TFBOYS队长王俊凯!”沈涛宣布。

王源听见沈涛的宣布之后整个人感觉都不太好了,恨不得当场抽自己一巴掌,可他不能在脸上表现出任何一丝类似懊悔的表情。

“那我们王牌家族这边就应该出一个人来给贾玲出题,你们选谁?”

王祖蓝等人面面相觑,说到TFBOYS,他们现场就有一个嘛。

这个时候观众席上响起了很一致的声音:“王源!王源!”

王源当场懵逼。

王祖蓝上前几步:“你们说是谁?”

“王源!”

“好,小王,就决定是你了!”王祖蓝拍了拍王源的肩膀。

直到王源站到贾玲旁边的时候,他还是懵逼着的。

【卧槽让我出题我应该怎么出】

“好,那我们有请王源来出题。”

“……”王源沉思了一会,“玲姐,我也不为难你,我们搞点简单的。”

贾玲欣慰地点点头,扶了扶自己胸口,刚想举起话筒夸王源两句,然而王源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差点没摔了话筒。

“就,大家都是知道的,王俊凯是处女座,有洁癖和强迫症。那玲姐就要让他爆自己做过的,一件不那么符合处女座洁癖标准的事情。”

拜托王小源,他是处女座啊处女座!

“然后第二个要让他承认我比他高。”

你哪里比他高了!

“第三个其实也是最重要的要让他夸我的十个优点,不能重复。”

咱还能要点脸吗?

三句话说完贾玲已经开始有崩溃的倾向。

“源啊,你刚才和我说啥?”贾玲已经要倒在地上,旁边常远眼疾手快拽了她一把。

小沈阳在一旁吐槽:“玲儿啊,收拾收拾咱一起回去吧。”

“就小凯那么耿直的人,他能说小源比他高吗?”沙溢扶额。

“我跟你说,就王俊凯都能把王源整个装进去,还他比王俊凯高,我跟你说所有的小螃蟹都是不服气的。”杨迪毫不留情地拆穿他。

“他哪里能把我装进去了,源哥这么强壮。”王源不服。

“诶呦瞅你这小细胳膊小细腿儿,还强壮,”沈腾咂嘴,“我看你不是强壮,你是挺瘦的啊。”

“我跟你说王源,就论如何睁眼说瞎话,我墙都不扶就服你。”杨式白眼。

“那我不管,反正题我是出了的。”王源鼓着脸颊,一副全世界就我最可爱的表情把锅甩给贾玲,然后萌翻了在场观众。

贾玲马上放下话筒:“来,沈阳哥我们走,连夜赶火车回东北,现在收拾行李,不录了,我不录了!”

说着就要去拽小沈阳。

“诶别走啊。”沈涛马上出来打圆场。

“就是啊。”王源拽着贾玲的胳膊撒娇,“玲姐那么厉害,还不满足一下我的小小虚荣心吗?”

“我跟你说,整天被王俊凯管着这个管着那个,跳个舞他要管,吃个饭他也管,玲姐你看我是不是需要逆袭一把?是不是需要刹一刹他的威风?这种万恶的资本主义是不是需要我们来推翻?”王源眨着星星眼试图攻略贾玲。

这种时候装可爱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他还是节目的MC嘛,天龙哥这么高的情商可
不是拿来吹的。

贾玲一听这话,马上就来了兴致。

“我跟你说,就冲你这几句话,这个忙姐帮定了!”贾玲霸气地抖腿,“来啊,给我打电话!”

“好嘞!”王源应了一句,“一会电话接通后请各位保持安静,谢谢!”随后音响传来了电话拨通的声音。

“节目组真的是想给谁打给谁打。我也想要这么一个节目组。”贾玲嘀咕一句。

王源看着屏幕,心里打着小算盘。

算算时间的话王俊凯这时候大概在录《高能少年团》,正好能杀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这么久都不给自己打电话。

难道我不给你打你就不会给我打吗?

玩具卡你真是厉害了是吧!

王源表示他不高兴了!他有小情绪了!他需要玩具卡夸夸他!

“喂?你好。”过了一会电话被接起,王俊凯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和儿时的清澈少年音相比,他们三个里面王源大概是最喜欢王俊凯的声音了。

不同于他的薄荷音以及千玺的低音炮,王俊凯的声音有种说不上来的魅惑。

尤其是他放低了声音,在人耳边细语的时候。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听了耳朵会怀孕。

“喂,你好,是小凯对吧?”贾玲和王源偷偷交换了一个手势,王源示意现场观众保持安静,观众们也很配合地点点头。

“你是……”王俊凯那边有些迟疑,声音很耳熟。

场面一度静止了几秒。

最怕气氛突然尴尬。

就在贾玲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的时候,王俊凯突然说:“贾玲姐对吧?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贾玲听到这脸上一僵,转过头看着王源儿在那手舞足蹈比划着什么。

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录了是个十分正确的选择。

“那个啥,我这不是听说你在录《高能少年团》,一边录户外节目还一边准备高考,我合计慰问慰问你。”贾玲情不自禁地在心底里给自己点了赞。

“啊……谢谢玲儿姐。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学习然后也能在节目中找到乐趣,很有意思的事情,也算是突破自我,不累。”王俊凯一听原来是慰问自己的,也就没多想,毕竟这两天他也的确接到不少的慰问电话。

“没事,姐姐就想和你聊两句,你方便不?”

那边的王俊凯抬头看了看导演,在导演那得到指示后,告诉贾玲:“行啊,正好我也有空。”

贾玲瞅了一眼王源,内心感到无比的紧张。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王源比她还要紧张,手心里全都是汗。

“那就太好了!”贾玲合计着怎能往下套王俊凯的话。

诶,有了!

贾玲怜悯地看了一眼杨迪,杨迪被她这么一看感觉心有余悸。

贾玲内心:为了我们地表最强战队,就牺牲你一次吧!不要记恨我啊,我这也是报了小凯被你吓到全中国人民都知道他怕虫子的仇。

杨迪内心:贾玲在看我,一脸的不怀好意,我得赶紧躲。

王俊凯内心:姐你一个喜剧演员找我聊天,谈啥,谈感情还是谈钱?谈钱没有,感情只有亲情你要吗?

杨迪刚撤到小沈阳的身后,就听见贾玲说:“就我们前阵子录节目,然后杨迪也来了,就大家一起住酒店。”

杨迪一听就知道没好话。

“然后你知道杨迪这个金牛座,他就是特别不喜欢搞卫生,袜子什么的满房间乱飞,一找不到就出去买新的。”

杨迪听了想打人,但事实是他被贾玲的一个瞪眼给吓了回去。

字幕组十分配合地在杨迪特写周围打了个加粗的大字:怂!

“杨迪哥……其实还好吧,他乱丢东西的能力还没有王源儿高呢。”

王俊凯这边话音刚落,杨迪马上带起一抹得意的笑,而王源的表情十分微妙。

王源:王俊凯你不损我是能怎样?!

“虽然杨迪哥他本身不是很爱干净的人。”

杨迪:什么叫我不爱干净?明明是你这个文艺处女座有洁癖好吗?重度洁癖好不好?!

“不过为啥杨迪哥在房间里乱丢东西,玲姐你会知道?”

王俊凯不愧是耿直凯,一语戳中致命关键。

但是贾玲身为段子手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被他打倒:“主要是因为他曾经往我屋丢过。”

杨迪当场倒地不起。

杨迪:妈的直到我膝盖中了一箭,从此再也没能爬起来。

旁边的沈腾等人都快笑趴了,王源也是很努力的在憋着。

我的天王俊凯你这重点真的是与众不同啊,本天龙哥也是服气的。

“可玲姐你也是金牛座的吧?上次你过生日我们还送了个牛的抱枕。”

“我没那么邋遢,其实和星座没多大关系,主要是他这个人。”

杨迪:我难道不要面子的吗?!躺着都中枪?!

“小凯,小凯我记得你是处女座对吧?特别喜欢干净的星座。”兜兜转转,贾玲终于回归到正题。

“对,我平常是会比较爱干净一点。”

王源:你那哪里是一点啊,不洗澡绝对不能上床,不洗手绝对不能吃饭,床单被罩必须一周一换,穿过的和没穿的衣服一定要分开放。

王源表示,我和刘志宏这么多年死党也没见他洁癖到你这个程度有没有?

“那你就是很典型的处女座了啊。”

“对,应该是吧。”

贾玲嘿嘿一笑,字幕组给出字幕:您的好友套路王贾玲已上线。

“那你有没有做过不符合你们处女座行事的事啊?”

虽然贾玲的这句话看起来好像是平常在聊天,但是已经成为综艺老油条预备役的王俊凯敏锐地察觉到,在贾玲说完这句话之后,话筒里传出了阵杂音。

“玲姐你那边信号不好吗?好大的杂音啊。”我去,她们不会有很多人在旁边吧,比如录个综艺啥的……

王源见状,赶紧竖起食指放在嘴边,示意观众不要激动。

王源:现在有啥可激动的,你等他自爆之后再激动就不行吗!

“啊?啊……没事,你接着说。”

“不符合处女座做的事情,我想想啊……”王俊凯迟疑的声音传来。

“不着急,你慢慢想。”贾玲十分地善解人意。

“啊……可能是……”全场的观众都屏气凝神地准备听王俊凯回答。

“王源儿把他的脏袜子扔进了我的衣柜,而我至今还没有把他打死。”王俊凯很认真地回答,“可能是我爱他爱的深沉。”

全场的观众都笑了,一些妹子甚至在包里翻出来了写有凯源字样的应援布条。

王源眼角抽搐地看着场下迅速崛起的蓝绿色海洋,心里再一次把王俊凯骂的狗血喷头。

王源:妈蛋的王俊凯你真是好样的!

“当然了,就这么一次。”王俊凯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过来。

“那你也可以说是很爱很爱他了。”贾玲吐槽,“诶小凯,说到王源,你俩现在谁高啊?”

王俊凯秒答:“肯定是我啊。”

旁边杨迪给起了yoyoyo的手势开始嘚瑟。

“那你说王源要是穿上增高鞋垫,你俩谁高啊?”

“别说增高鞋垫了,就是前阵子拍戏穿高跟鞋的时候,他都差点把自己送进医院。”

“啊?这么严重呢?”贾玲看了一眼王源,后者和他吐了吐舌头。

“不过你别说,他穿上高跟鞋还是有可能会比我高的。”王俊凯逮到机会就是嘲讽。

王源:凭什么是我穿高跟鞋,你才适合女装呢!我可是天龙哥王大源啊!

“……”终于明白他说他们仨都是尬聊小王子不是开玩笑的了,是真的很尬聊。

“诶,那看在王源这么辛苦才能比你高的份上,你夸夸他吧。”

“夸他?”王俊凯有一瞬间的懵逼,“我的天这个好难!”

王源当场就青筋暴起,玩具卡你真是好样的,今天晚上别来敲我门!

“我的天你也觉得难啊?”贾玲终于得以报仇雪恨。

“是啊,比如做饭难吃,是个资深吃货,出门行李箱里一半是零食,智商常年不在线,容易脱线,是吃可爱长大的,薄荷音很特别,皮肤颜色跟白纸似的,眼睛大到吓人,性格黏人,情商凑合,能弹钢琴,写字还能看,男粉丝一大堆什么的……”

王俊凯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让人感叹他的肺活量之余还闻到了类似恋爱的酸臭味。

等等你真的是和我在发牢骚吗?!

你真的不是在夸他吗?!

“根本没法夸。”王俊凯总结道。

“小凯,说好的耿直呢?”

“啊,被王源儿吃了。”

王源:MMP?

“好啦开个玩笑,王源是个很努力很有上进心的人,我作为他的大哥我们俩认识了将近五年,他一直都很努力。”

“平常我和千玺赖床的时候,他都是最早起来的,心思也很细腻,能注意到我们俩都注意不到的地方。”

“上个节目或者采访突然尴尬的时候也是他出来打圆场,虽然智商我不给予评价,但是情商我给他满分。”

“长得白白净净的,是很好看眼神清澈,说话声音特别好听。”

“写字也很好看啊,虽然画画和我一样垃圾就是了。”

“但是他做饭真的不敢恭维,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大抵上帝还是公平的,没有把这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汇聚到他一个人身上。”

“总而言之,我很幸运能认识他,和他走过这么难忘的几年。也很幸运,我是他最亲近的人。”

“王源,谢谢你让我领悟生命的意义。”

王源本来听王俊凯嘲讽自己的时候还表示十分的不满,然而听到后面的时候他又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心眼太坏了。

但又……有那么一丢丢可爱,让人不得不爱。

正当王源贾玲以及在场的众人被王俊凯感动地不要不要的时候,剧情神一般地逆转了。

“所以……王源儿你都听见了吧?”王俊凯的话就像平底惊雷,雷到了所有的人。

“哪有王源……什么王源……”贾玲赶紧捂住王源的嘴。

“……你们不是在录王牌对王牌吗?”

“我的天这你也知道?小凯你是神吗?”

王俊凯:没有啊,就是手机上备注着王牌导演组。

“可能是你那边声音太杂了。”

王源这才想起来,自己上次用王俊凯手机给导演组打了个电话,顺手就把号码存上了。

王源:虽然不想承认可我的智商好像真的没法评价。快被自己蠢哭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来让我们现场的观众跟王俊凯打声招呼!”沈涛大胆承认。

“哈喽王牌的观众们大家好,我是TFBOYS队长,王俊凯。”

现场响起热烈的尖叫声。

“你居然能识破导演组的套路。”贾玲惊讶。

“其实没什么的,这些话肯定都是王源儿的主意,让我自己黑自己,承认他比我高,再夸夸他。”

王源:卧槽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王源儿?”

“嗯……嗯。”王源不情不愿地回答。

“小凯……”远处似乎有人在叫王俊凯。

“听到了开心了就继续录节目吧,我也要准备去了。”王俊凯好像在上妆,“贾玲姐再见,涛哥再见。”

“对了替我和在场的哥哥姐姐们问好。”然后电话就被切断了。

“我猜到了这个开始却没猜到这个结局。”沈涛无奈,“头一次看见识破我们在录节目的嘉宾。”

王源:其实……是我的错。

“真的就是王俊凯有一种莫名的敏锐,他就知道你会想干什么。”杨迪说。

王源:不不不并没有……他只在虫子这方面比较敏锐……

“好了,我们这个环节就算通过!”沈涛大手一挥,“让我们进入下个环节!”

录节目到中场休息的时候,王源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Karry五个字母显示在了屏幕上。

自从男自以后他就把给王俊凯的备注换成了Karry,然后一直都没改过。

“喂?玩具卡你干啥子哟?”王源一边喝水一边接通了电话。

“王源儿你胆子不小啊,敢直接叫我玩具卡。”王俊凯微微有些喘气。

“我那是地道的重庆话,你个听不懂怪我咯?”王源耸肩,“老王你们录完了?”

“你个才听不懂重庆话,我代表重庆人民消灭你你信不咯?”

“好啦好啦,老王我错了。”

“这还差不多,我这刚结束,累死我了。”

“嘿,累死了才想着给我打电话。”

“这不是人家说了家属得同意嘛。”

“去去去,一天到晚没正形。”

August
18
2017
评论(41)
热度(156)
  1. 周小然墨长染Iris 转载了此文字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