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水瓶座你懂吗。

我的世界你别来指手画脚。

愿看看。

磕cp不磕你,爱咋咋地。

佛?不存在的。

 

我们的少年时代①①

第十一棒  道歉啊

江狄看着面露不善的邬童,在心里暗叫不好。

他和邬童曾经在练习的时候无数次交手,但是从来没能做到让对方挥棒击空。

这要是让邬童和他对战,他输得妥妥的。

“你说你是小熊队的你就是小熊队的了?他们队都解散了!”

邬童瞥了眼班小松,对方在江狄说这句话的时候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眼睛里都能冒出火。

邬童相信要不是旁边尹柯拉着班小松,班小松能跳起来给江狄一个升天拳。

“我说我是我就是,要你管?”邬童切了一声,举起球棒,“对吧?队长。”

“对!”班小松在尹柯的搀扶下慢悠悠的站起来,“我们小熊队肯定会重组的,用不着你管!”

尹柯一边扶着班小松一边在心底吐槽:啥玩意,说话方式都一摸一样了,这俩人搞什么。

“就是这样。”邬童抬头,锐利的目光如鹰一般盯住江狄,“别废话。”

江狄回头和银鹰队的众人面面相觑,其中有几个人摇了摇头,江狄自己也有点底气不足。

“哼,今天就放过你们。”江狄嘴里放出狠话。

“喂,到底是谁放过谁啊!”班小松气愤地喊出口。

邬童上前几步,用球棒指着江狄:“道歉。”

江狄一仰头:“我又不是故意的!”

邬童皱眉:“少废话,道歉。”

看着邬童和江狄对峙,银鹰队的众人也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

班小松也想跟过去,可是膝盖上的伤却只能让他和尹柯留在原地。

“邬童你别这样,好歹我们曾经是队友。”

“就是啊,江狄也不是故意的。”

“生气不值得。”

邬童本来就烦躁的心情被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弄得更加烦躁了。

“都他妈给我闭嘴。”邬童突然大吼,拽住江狄的领子,扭着头冲他们大喊:“我为了班小松生气不值得为了你们就值得?!”

“一句话,道不道歉。”邬童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班小松在人墙之外听着感觉不太好。

尹柯扶着班小松默默往后退,“小松,等一下如果开打你就原地待着,我去劝架。”

“啊?”班小松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另一边的人群已然开始爆发。

尹柯松开班小松,上去毫不犹豫地给了银鹰其中一人一拳,然后看见旁边正和谭耀耀“谈心”的陶西。

陶西……不用白不用。
于是他扯开嗓子大喊:“打人了!中加银鹰队欺负月亮岛学生了!”

这就成功引起了陶西的注意。

尹柯悄悄退出混斗圈,默默地看着陶西拿着黑着屏的手机对着银鹰队大喊:“看!我录了像了!全国棒球联赛种子选手银鹰队竟然以多欺少!我要发到网上去!”

一边举着手机还一边追着银鹰队队员跑。

尹柯看着银鹰队一哄而散,各自亡命天涯,在心底里给陶西那毫不矫揉造作的夸张演技点了个赞。

真的是姜还是老的辣,他甘拜下风,小弟十分佩服。

邬童踹了一脚跑的最慢的银鹰队队员,心情大好地看着他们落荒而逃,还不忘补刀:“记住了下次看见我们绕道走!”

他转过头就看见一脸悠闲看好戏的尹柯,虽然心里知道对方刚才帮了他,但是两人之间的隔阂并没有因为这点事情就消失。

所以他还是非常不爽。

陶西走过来教训了他们几句就连忙拎着零食跑路了,一边跑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回去晚了家里小姑奶奶肯定balabalabala……

陶西本来就不高大的形象在邬童心里又被贴上了家里没地位的标签。

尹柯的画也没画成,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觉得离自己母亲回来还早,于是决定先送班小松回家。

邬童蹲下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班小松,蓝白色的棒球服已经染上了尘土,尤其是白色的部分,脏的有些让他这个处女座洁癖有些不忍直视。

按理来说同一个地方被击中两次,应该会疼到不能自已,可是邬童看着班小松笑的一脸开怀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可能高估了他的智商。

“班小松你傻了啊,笑什么。”邬童拒绝坐在沙地上,所以依旧维持着蹲下的姿势。

“我的天,邬童我才发现原来你不止打棒球厉害,你打架也不赖啊!”

经历了这么一场闹剧,班小松第一句没有抱怨自己受了伤,也没说银鹰队的坏话,而是称赞他打架厉害。

邬童摸了摸鼻子被这一记直球打得有点懵。

这么一看这傻子好像……还挺可爱的……

“别废话了,我才不是为了你。”邬童站起来,朝着班小松伸出手:“我看今天棒球就别打了,起来。”

班小松下意识地把手递了过去:“啊?”

“别啊了笨蛋,送你回家。”邬童扶起班小松。

“还在就搭把手。”

尹柯无奈地叹口气,认命地扶着班小松另一边还不忘怼回去:“我这可好几手了。”

邬童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

如果你此时此刻路过双清市的全垒打拉面店门口,你会看到这样一副景象:两个俊秀帅气的少年中间架着一个可爱清秀的少年。

“诶,到了!”班小松看着自家店的招牌,一股亲切之感扑面而来。

“全垒打……”邬童看着店牌子,转头对班小松调侃:“没看出来你这对棒球的喜欢还是祖传的啊。”

班小松一脸骄傲:“那可不,松哥家可是棒球世家。”

“是啊,”邬童毫不留情地拆穿:“连棒球怎么打都不知道的棒球世家。”

“好了小松你快回去吧,玩了阿姨会担心。”

“你家教这么严就不怕你妈担心?”

“不用你担心。”

“我可没你这儿子。”

“我也不敢有你这妈。”

邬童和尹柯两个人开口就是互相嘲讽,班小松觉得邬童一定是认识尹柯的,可是不论他怎么说问,邬童都不告诉他。

把班小松送了回去,邬童和尹柯在全垒打拉面店的门口就分道扬镳,各回各家。

August
12
2017
评论(2)
热度(54)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