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水瓶座你懂吗。

我的世界你别来指手画脚。

愿看看。

磕cp不磕你,爱咋咋地。

佛?不存在的。

 

我们的少年时代⑦

有没有朋友支招失眠怎么办。

第七棒  晃什么晃

月亮岛中学高一(6)班的学生们,终于在邬童转进来的第四天,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世界第一童吹班小松支配的恐惧。

对此八卦小分队队长焦耳表示,你们谁,能每天定点定时,只要邬童早上出现在校门口,就一定能和他一起进大门;你们谁,能360°无死角上课的时候盯着邬童一直看个没完,而且丝毫不担心会被邬童发现;就问问你们谁,能为了见邬童从甜品社的窗户翻进去,结果就成为了专职打鸡蛋然后实际上根本不会打鸡蛋的苦力?!

一手掌握了所有资讯的焦耳表示,他最震惊的还是男神居然要做小蛋糕。

并且十分喜欢做小蛋糕。

至于班小松?已经见怪不怪了。

其实那天收到邬童的入社申请的时候,栗梓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谁能来告诉告诉她,为什么看起来如此高冷的男神居然喜欢做小蛋糕?!

然而她还是假装很淡定地收下并且通过了他的申请,结果第二天放学以后甜点社的门口就原、地、爆、炸、了!

栗梓从来没见过自己学校的女生如此疯狂的模样,甜点社的玻璃大门被激动的妹子们砸的哐哐作响,还伴随着不明所以的尖叫声。

对此甜点社社长表示,不就是爆炸吗,谁不会啊!

于是栗梓猛地回头,朝着社里发呆的女生们大喊:“谁要是再看邬童不务正业,就把你们清扫出甜品社!”

门里穿着围裙的妹子们是老实了不少,然后门外的妹子们喊的更起劲了。

班小松窝在邬童旁边,一边打鸡蛋一边听着门外妹子们的疯狂打Call。

比如“啊啊啊!邬童你好帅!”。

再比如“邬童,男神,看这里!”

再再比如“社长你就清扫她们吧让我进!”

班小松听到后灵光一闪,转头对着栗梓说:“真的栗梓,你不如让我进社吧。”

而栗梓则是回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班小松,你就别痴心妄想了,我郑重的告诉你甜品社满员了,你要么就好好地给社员打杂,要么就立马麻溜的出去。”

班小松马上“啊”了一声,并且无限地拉长了音。

老大不愿意了。(东北方言,意思是特别不愿意)

“对了,”栗梓一甩头,又补了一句,把班小松打击的体无完肤。

“要出去的时候走窗户,别把外面那群花痴放进来。”末了想了想:“记得走的时候把窗帘安上,外面一群邬童的迷妹。”看得我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栗梓打了个寒噤,心想着邬童太可怕了。

班小松原先谄媚的表情瞬间大改,一脸的苦不堪言。

出去啊,那不离邬童更远了吗。

班小松抖了抖,摇摇头,坚定了在甜品社打杂的道路上一去不返的信念。

邬童就站在两个人旁边,手里不停地搅着要用来装饰小蛋糕的奶油。

邬童从来不用自动打奶油的机器,因为他始终记得那个下午,有个人站在阳光里,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对他说:“因为妈妈觉得啊,如果能用自己辛苦搅拌出的奶油来给童童做小蛋糕的话,那也算是把汗水和辛苦都化成了甜蜜和喜悦。”

那个人蹲下来把他搂在怀里,对着他低语:“没有什么是比辛苦付出过,然后得到回报最令人高兴的事情了。”

“因为在你成功的那瞬间,你会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是啊,他是那么相信那个人的话,把它们奉为神抵,视为信仰。

所以他努力地学习,考上了中加,努力地打棒球,成为了双清市U18的明星选手,努力地去学做小蛋糕,因为那是她留给自己,最甜蜜的回忆。

当班小松哭丧着脸认命地准备继续打鸡蛋的时候,他发现邬童整个人都呆在那里,手上还维持着打奶油的动作。

我的天,这个人眼神涣散大脑放空,手上居然还在打奶油?!

这个人对小蛋糕的执念是有多深啊!

“嘿!邬童!”班小松把手从邬童眼前晃过来,又晃过去。

班小松小时候听妈妈说,如果有人平白无故的在发呆,那一定要把他拉回来。

“喂!邬童!你干嘛呢!”班小松依旧锲而不舍。

而沉浸在自我小世界里的邬童在班小松多次挥手后,突然觉得眼前有什么快速划过。

下一秒,班小松就发现自己晃来晃去的那只手被邬童抓住了。

班小松大脑“哐当”一声,死机了。

然后心里刷过无数条彩色的弹幕。

【啊啊啊!邬童居然抓住了我的手!】

【天哪,他发呆都这么速度。】

【我我我,我要怎么办?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啊!!!】

【QAQ邬童你快放手啊啊啊!!!】

回过神的邬童看着被自己抓着手的班小松,下意识地想松开,但是又突然觉得好像可以用这个机会甩开这几天一直缠着他的班小松。

于是邬童皱起眉头,冷冷地瞥了一眼班小松:“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你挡着我了。”然后放开了班小松。

他是真的被缠怕了。

他怕万一有一天这家伙不是从窗户翻进来,而是翻出去该怎么办。

一般人听见这种话都会尴尬到无地自容,可是班小松是谁啊?他是足足缠了邬童四天的勇士,对于邬童的神经大条到可以把他整个人都装下去。

于是班小松麻利地弯腰赔礼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晃了,我站着。”

然后据说那天所有甜品社附近的人都听到了班小松的惨嚎。

“邬童!我错了!”

“你、你放手啊!!!”

August
02
2017
评论(2)
热度(55)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