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我们的少年时代

第四棒  秀才遇上兵

“呦,儿子回来了?”班小松背着书包一进门,就看到自家正在给客人做拉面的老爸。

“嗯。”没什么心情回答,于是只能发了个鼻音表示自己在听。

“松宝宝,你怎么了啊?”放下手里的拉面,穿着围裙的班妈妈凑了过来,接过班小松手里的书包,开口安慰:“是不是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不太愉快的事情?”

“对啊儿子,有什么就和爸爸妈妈说。”

班小松是属于那种能从表情看出来他的心情的类型,有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情都会写在脸上,他一直都认为有什么情绪该表达的就都要表达出来,沟通是最好的理解方式。

于是班小松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和父母谈起学校棒球队被解散的事情。

说到因为比赛失败而有可能牵连棒球队的事情,班爸爸眼睛里翻涌出复杂的情绪,但还是拍了拍自己的儿子,开口:“傻儿子,我问问你,难道你们棒球队解散了,你就从此不再打棒球了吗?”

班小松听见自家老爸的话,差点没把刚喝下去的水喷出来:“怎么可能!?”

无奈地看着自家直来直去的儿子,班爸爸回答他:“既然你有一颗热爱棒球的心,那么你就应该什么都不怕。棒球队解散了还可以重组,比赛失败了还可以再来,不要放弃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性格单纯的班小松听了父亲的一番话,顿时围绕在他身边一天的乌云消散殆尽,小太阳又重新发出了温暖的阳光。

“爸!你说的太对了!所以我决定振奋起来,今天的拉面我要吃三个蛋!”班小松一拍桌子大喊道。

“没问题儿子。”班爸爸比了个OK的手势,回到后厨去给儿子做拉面去了。

而此时此刻在心里筹划着如何重组棒球队的班小松,并不知第二天老天爷会和他开一个天大的玩笑。

邬童刚洗完澡,手机铃声就响了。

这时间卡的也太好了吧。邬童在心里默默吐槽。

一只手用毛巾擦试着头发,另一只手在书包里摸索出手机,邬童看了看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

“喂?小童啊。”对面传过来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嗯。”邬童冷淡的回应。

而电话那头的人却仿佛根本不介意他冷漠的语气:“转学的事情我都已经帮你办好了,明天早上你在家等我,我们一起去学校报道就行了。”

“好。”邬童放下手里的毛巾,拿起了梳子,“明天你来的时候记得带一辆自行车,以后就不用接我了。”

“好。”

“对了,”邬童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一句,“后面带个座吧。”

“诶,大家听我说!”高一六班的早晨永远都是嘈杂混乱的,班小松特意起了一个大早然后再教室里宣传棒球。

从棒球的起源到它的历史发展,以及世界上著名的比赛甚至于打棒球对人体有什么好处都一一列举了出来。

成功的逼退了一大半的同学。

但是班小松依然不放弃,即使在已经接近上课的时间,他仍然高声呼喊着要打棒球。

“诶呀,我们到时候就可以一起获得全国冠军了啊!”班小松的宏伟蓝图还没有全部展开,就被无情的销毁掉了。

“笨蛋。”一个声音突兀出现,打断了班小松慷慨激昂的自言自语。

“什……”班小松听见有人如此反驳自己,下意识地回过头,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逆着光挺立在门口的人。

“邬童!”班小松可能太过震惊而呆立住,倒是周围的其余同学马上就炸开了锅。

“天哪,是邬童!”

“我去,他怎来了?”

“还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

“近距离一看他好帅啊!!!”

邬童自动过滤掉周围那些杂七杂八的声音,一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班小松,开口就是毫不客气地嘲讽:“想打败银鹰,你做梦呢吧。”

班小松当时就急了:“诶你凭什么这么说!”邬童看着对面的人一着急就手舞足蹈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但是表情依旧高冷,“你转来我们月亮岛想要干嘛?!”

班小松看起来一副大义凛然好似为了月亮岛高中,而实际上手心里冒出来的冷汗只有他自己知道。

邬童白了一眼班小松,惹来阵阵尖叫的同时也等来了班主任小白,小白一脸无奈地把手搭在邬童肩膀上,示意班上同学安静。

“今天呢,邬童就转来我们月亮岛中学高一六班了,希望以后大家都能有友好地相处。”小白满意地看着自家班里孩子们点了点头,转头对着邬童说:“邬童,班里还有四个位置,你看看想要坐在哪里?”

邬童闻言抬头寻找空位,一个位子在第三排,离老师太近,不要;一个位子在两个女生中间,她们一定很烦,不要;一个位子在那个棒球笨蛋旁边,还是……

邬童刚想说自己坐在靠门最后一个位置,却迎面撞上了尹柯的视线,然后邬童心里没由来地憋着一股气,径直走向了班小松旁边的座位。

挨着一个天真热血笨蛋总比一个自私自利的讨厌鬼来的好多了。

于是邬童就在班小松诧异的目光洗礼下坐在了班小松旁边。

小白看见班级里一片和睦友好,点点头留下一句:“好好自习”就离开了教室。

他前脚离开教室,后脚高一六班就发生了原地爆炸。

一群人过来把邬童围的水泄不通,人群中有男有女。

他们神情激动,语言错乱,还伴随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

班小松无奈地被张诚和焦耳挤了出去,他此时此刻真的好想仰天长啸:“你们这群花痴女生就算了,为什么连男生都要围着他转啊!!!”

“邬童邬童,你刚转来,可能需要笔记,你可以找我借,我们坐的这么近。”

“对啊邬童,你刚来月亮岛,我们可以带你去参观一下的啊。”

“@#%*#……”

“够了!”出乎所有人(其实不包括尹柯)的意料,被环绕在中心的邬童使劲拍了下桌子,“我不喜欢你们离我这么近。”他皱着眉。

“先上课吧。”

July
27
2017
评论
热度(47)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