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我们的少年时代

三棒  命运跟你开玩笑

一大早班小松刚进到教室,坐在自己后面的小胖子就凑了过来。

“诶,诶,班小松,我跟你说……”焦耳怼了怼班小松。

班小松昨天熬夜看棒球比赛,此时此刻的脑袋一片空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趴下来睡一会。

“诶呀你别传八卦,让我睡一会。”说着把书包扔在桌子上倒头就要睡。

而焦耳却得意地笑了出来,“嘿嘿……这个消息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还有些不怀好意的成分。

“什么啊,焦耳你真的该减减肥了,还吃一斤……”班小松语无伦次,口齿不清地嘀咕。

“啥?”焦耳根本就没注意到班小松在说什么,看他这幅样子,只好作罢。

但是自称“江湖百晓生”的焦大狗仔怎么可能放过如此一个爆炸性新闻?

“诶同学们,大家听我说!”焦耳一脚踩着讲台,一只手挥舞着:“你们知道吗?昨天我们学校棒球队输给了中加的银鹰队。”

棒球?迷迷糊糊的班小松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关键性词语,于是他竖起耳朵打算仔细听听焦耳要说什么。

“切,我还以为什么新闻头条呢,棒球队输了的事情我们都看见了好吗?我们又不瞎。”李珍玛坐在座位上,用手卷着两鬓的长发不屑道。

啥子?

班小松愣住了,焦耳这是什么意思,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不是?真的以为松哥不会和你翻脸是不是?!别让松哥逮到你,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焦耳在讲台上也很不屑地笑了,不过是对着李珍玛:“输球了你知道,可是棒球队因为这次输球就要被解散的事情,你知道吗?”

焦耳这句话可谓是平地炸起了惊雷——对于班小松。

“什么!!!???”班小松噌的一下子从座位上爬了起来,朝着焦耳冲了过去,一把拽住焦耳的领子开始摇摆:“焦耳你说什么,棒球队要解散了?真的假的?陶老师呢?他怎么说的?诶焦耳你说话啊!别装哑巴啊!”

作为一位“我不是虚胖”的小胖子,焦耳哪里受得了班小松整天投球击球的手劲,很快就被转的头晕目眩,感觉自己仿佛处于飞机之上,迷迷糊糊的。

“得,你可别摇了!”焦耳勉强挣脱了班小松的魔爪,喘着粗气:“就是陶老师同意解散的。”

闻言,班小松一把甩开焦耳,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教室。

教室里的其他人都在议论棒球队的事情,尹柯放下笔走了过来,扶了一下焦耳,问到:“焦耳,你这消息可靠吗?”

焦耳则是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怎么可能不可靠,我老爸,学校的教导主任亲自告诉我的。”

尹柯安抚了一下焦耳被班小松蹂躏成浆糊的心,然后有些担忧地望向操场。

希望事情不会太糟。

班小松狂奔在学校的走廊上,把平日里焦主任告诉他们“不准在走廊上奔跑”的警告全部都抛到了脑后。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去问问陶西为什么要解散棒球队,难道就因为他们的比赛输了吗,因为他们没有打棒球的天赋吗,是他看不上他们吗。

陶西刚进教学楼,就看到了迎面狂奔的班小松,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陶西下意识地想要逃开。

班小松是他队伍里的队长,是平日里和他交流最多的学生,没有之一。正因如此,他才能清楚地看见班小松眼睛里对梦想的执着和追求——那是他舍弃多年的信仰。

“陶老师!!”可惜在陶西开溜之前,班小松就已经发现了他。

班小松气喘吁吁地站到陶西面前,开口就是一句质疑:“陶老师,您为什么要解散棒球队?!”

陶西看见班小松眼睛路凌冽的光,漫不经心地开口:“我解散棒球队是为了你们好。”

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却成功激起了班小松体内的怒火:“为我们好,为我们哪里好了?!”

“那当然是为你们好了,你看你们打棒球又不能拿它当饭吃,有功夫去打打什么棒球还不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后有一个好的前途发展,这没什么不对的是吧。”

“可就算这样,我也能在打棒球以外把学习弄好,你凭什么就这样解散了棒球队?!”班小松瞪大了双眼。

“我说班小松你能不能别总是棒球棒球的,你看看你的成绩再来和我说话好吧?”一句话把班小松那张据理力争的嘴给堵的严严实实。

陶西看着班小松突然不和他顶嘴了,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转身就走了,边走还边嘟囔着什么,现在的孩子真的是不懂老师的苦心越来越难管教了balabalabala

“铃铃铃……”上课铃响起,白色的走廊里徒留一个少年的身影远去。

July
26
2017
评论
热度(50)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