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水瓶座你懂吗。

我的世界你别来指手画脚。

愿看看。

磕cp不磕你,爱咋咋地。

佛?不存在的。

 

我们的少年时代

第一篇戳头像。

今天的童童依然还没有被班小松缠上。

第二棒  只是想让你记住

结束了和小熊队的所谓第一十次比赛,银鹰队毫无疑问的再次大获全胜。

比分凄惨到对方只有一分。

“哟,狗熊队,今天表现不错啊。”江狄依然是那副令人厌恶的嘴脸,旁边的队友们也依旧附和着他,“十连跪啊,我下次要不要让你们几出啊?”

班小松大而圆的杏眼里染上了愤怒的色彩,他想开口回击,可却又找不到回击的话语。

“够了,江狄,少说两句吧。”班小松抬起头,看到的就是那名天才投手站在自己前面,阻止了他的队友。

邬童从很早以前,就看不惯银鹰队里那股让人作呕的风气。

周围的一片片赞美和惊叹中混杂着不屑与嫉妒,无论是崇拜他还是瞧不起他,这种充满着负能量的磁场就是莫名其妙地和他不相符。

他从来都不考虑人际关系,想说什么就直说,想做什么就直接去做,喜欢也好讨厌也罢,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和邬童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邬童会出言,只不过是看不惯江狄自以为是的样子。

很久以后,当林子宸问起他和邬童的初遇,班小松想了想说【当他开口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都闪闪发光】

获胜后的银鹰队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比赛场地,偌大的赛场上只留下几个蓝白色的人影。

哦,你问陶西?不好意思,他去接孩子了。

班小松已经不记得最后他是如何蹬上脚踏车回到了自己家的拉面店,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和父母交代的,只是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急急忙忙爬起来想为了比赛训练,却突然发现自己昨天已经输了。

然后豆大的眼泪就像满天飘雪止不住的往下落。

邬童推开自己寝室的门,发现几个舍友都聚集在一张桌子旁边吃火锅。

邬童将毛巾放到自己床头,然后拒绝了舍友邀请自己的好意,只是靠在一边打开了手机,然后提醒他们:“你们吃吧,注意点别造成用电故障就好了。”

几个人见邬童没什么兴致,也就没有勉强。

正巧这个时候,江狄推门进来了,他看到有人在吃火锅,便凑着要一起加入。

“诶你们这个锅怎么这么慢。”原本四个人吃正好的档数在江狄加入后就远远不够了。于是江狄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调高了电磁炉的功率。

然后,在其他人的“你别调!”的声音中,整个寝室的电路被切断,甚至在插座附近发生了大火。

一群未经世事的高中生在面对大火的时候,哪里还有冷静可言,一群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呆在原地。

“都愣着干什么,救火啊!”邬童扔下手机,率先冲到了走廊,拔下灭火器,随后反应过来的人也都帮了忙。

或许是闹出的动静太大,终于还是惊动了宿管老师。

当以冷酷严厉著称的宿管老师问起是谁引起来的火灾时,众人都沉默了起来。

邬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并不打算向老师说明什么,其余的人大眼瞪小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可就是谁也没说话。

就在这时,打破沉默的是江狄。

邬童看见江狄站了出来,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但凡和江狄扯上的事情都不会有好结果。

果不其然,江狄一开口就是指控邬童:“就是他!非要参与吃火锅,结果引起了短路!”一边说一边还笑了。

邬童眯了眯眸,他就知道江狄的狗嘴里吐不出什么象牙。

邬童抬头看了看其余的舍友们,他们都是棒球队的成员,甚至刚才吃火锅的时候还没脱下银鹰队的队服。

他的舍友们不是低着头看手,就是抬着头看天花板——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对视。

邬童突然间就笑了,在宿管老师眼里极其嚣张的笑了。

而江狄看着邬童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刺眼。

他凭什么永远都是这么一副冷漠淡然事不关己的态度!他凭什么被称为天才投手而自己只是从头蹲到尾的捕手!?

江狄的内心越来越黑暗,眼眸中闪过无数阴暗的光。

然后他就与邬童那双明亮的眼睛对视上了。

仅仅只有几秒钟,但江狄却有些不寒而栗,因为他听见邬童冷淡的说:“对,是我。”

宿管老师严厉的批评了邬童,说要给他记一支处分。

送走了宿管老师,舍友们都围了上来 七嘴八舌地和他说对不起。而邬童只是抬起头,认认真真的盯了他们每个人几秒钟,然后走向了江狄。

论年龄和打棒球的资历,江狄都是要超过邬童的,所以银鹰的队长是他,而不是在技术上超越了自己的邬童。但是他觉得邬童的气势有些令人畏惧 ,就好像一切都被他踩在脚下,不会施舍给你任何一眼。

他一直都以为邬童只不过是平日里摆着一张扑克脸拿来吸引女生,其实心里根本就是一个孬种,今天这么说也是他算准了邬童不会反驳而其他人不会站出来为他说话。他也一直都很想看看邬童歇斯底里,丢掉扑克脸时候的样子。

可惜他似乎打错了如意算盘。

“喂。”就在江狄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邬童的声音,江狄刚想回头,就发现一只金属棒球棍正抵着他的鼻子。

江狄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邬童!你要干什么!”

旁边的人也打算上来拉着邬童,但邬童却一转手将球棒收了回来:“没什么,只是想让你记住。”

抬眸,眼底一片寒冰凝结。

July
24
2017
评论(3)
热度(55)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