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啥文笔的业余写手。

水瓶座你懂吗。

我的世界你别来指手画脚。

愿看看。

磕cp不磕你,爱咋咋地。

佛?不存在的。

 

我们的少年时代

有私设,如有踩雷点,请自行右上或右下,谢谢。

私设如下:

①邬童曾在初中升高中时接受了专业训练,在我的设定中比原著厉害。

②主角组性格调整,邬童是双标,班小松小心机班宠,尹柯内心住着一只黑皮巨龙。

③增加新人物林子宸,请自动带入二文。设定物理学霸,骂人不带脏字的古灵精怪,对外高冷对内逗比,与班小松是发小

④C国已通过同性婚姻法

⑤六班有四个空位,六班的团结你想象不到。

⑥邬童的小毛病是尹柯以及班小松找出来的,与薛铁无任何关系

⑦邬童的抗压能力以及智商比原著提高,班小松的逆境商提高

⑧根据电视剧情推进,但具体内容不同于电视。

⑨加入二团人物,雷者慎入

cp:邬童X班小松,尹柯X林子宸,简亓X冯程程,郁风X沙婉,陶西X安谧

结局:HE

如有雷点请选择回避,任何建议或意见都请欢迎。

但是我的世界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

不要随便说改tag,我既然打了tag就有我的道理。

邬松以及尹柯林子宸戏份较多,郁风沙婉主要出现在郁风登场阶段,陶西和安谧主要出现在番外。

请勿上升真人。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的话,请你往下翻。

第一棒  谁说不可能

柔和的阳光穿透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均匀地洒落在躺在床上的人身上。

年纪大概15、6岁的青葱少年,穿着白色的睡衣躺在双人6床上,一只腿藏在被底下,另一只压在杯子上面,整个人以一种扭曲而又诡异的大字型平铺在床上。

大概是早晨的阳光对于还在睡梦中的人来说有些刺眼,少年不老实地转过身,一只腿压在了自己的另一只腿上,把被子夹在了中间。

“GO!GO!GO!……”一阵充满活力的铃声响起。

依然处于睡梦中的少年听到铃声后皱了皱眉头,摸索着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有些不满地开口:“干嘛大清早的吵你松哥我睡觉。”

对面一个男孩有些着急的声音穿了过来:“我说班大队长,这马上比赛就要开始了,你还没睡醒呢啊?赶紧的吧,教练都到了!”接着是一阵忙音。

然后下一秒迷迷蒙蒙的少年马上清醒了了过来,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大大的7点43分,大大的杏眼瞪的溜圆。少年一阵手忙脚乱的爬起来穿衣服,还伴随着“妈!你怎么不叫我起床啊!!!”差一点就把床头柜子上的我棒球手办震了下来。

“今天是双清市小熊队对战银鹰队的友谊赛。”比赛还没有开始,班小松骑着自行车一路狂奔到比赛场地的时候,刚好赶上银鹰队的选手入场。

“哟,这不是我们狗熊队的傻瓜队长,班小松吗?”说话的人是中加中学棒球队的队长,江狄。

“是小熊,不是狗熊。”班小松一大早的好心情在看见江狄以后消失殆尽。

“你们棒球队连续输给了我们银鹰10次,不是夹着尾巴的狗熊,那是什么?”说完就和身后同样身着黑黄色队服的队友们哈哈大笑了起来。“不好意思,我都忘了狗熊的尾巴不足以让你们夹起来啊。”

“江狄,你说话别太过分!”班小松努力再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只有一个人,没有表示任何的嘲讽或者鄙视,他只是用一双桃花眼,静静地注视着和江狄对抗的班小松,然后在江狄等人离开后,撇了一眼丝毫没有教练风范的陶西就离开了。

班小松回到小熊队的座椅上,想和陶西道歉并询问今天的战术安排,但谁知道陶西根本就不搭理他。

万般无奈之下,班小松只好掏出手机打给陶西,一个被挂掉就又打了一个,直到逼迫陶西接了电话。

班小松一边在心里吐槽陶西那与救护车无异的铃声,一边冲着话筒大喊:“教练对不起我迟到了!”分贝之大差点没把陶西从椅子上震下去。

“班小松!你是早上吃多了精力旺盛还是怎样?你就在我旁边还给我打电话,彰显你话费余额充足是不是!”

不远处,一双眸子正盯着这边看。

“那我不是只有这样教练你才肯搭理我嘛。”班小松委屈的表情活脱脱像一只受到冷落的松鼠,“那教练我们今天的战术怎么安排?”

陶西一脸不满地把杂志重新盖到自己的脸上,躺了下去,“战术?你们随便打一打就好了。”然后再也没有上线。

班小松一脸嫌弃,然后转过去和队友们开始打招呼。

“誒,我说张诚呢?”

“他说今天肚子疼。”

“去他的吧,我昨天和他一起在我家吃的晚饭,我都生龙活虎他是怎样,肾虚啊?!”

班小松越说越气愤,然后继续掏出手机打给张诚。

令班小松没有就没想到的是,张诚比陶西还不靠谱 打了三四个连接都不接。

“我去,张诚搞什么啊。”

“没准是觉得我们反正也赢不了,不如干脆不来,免得丢人。”

“张诚不是这种人。”班小松极力的想辩解什么,但是最终还是被比赛开始的广播盖了下去。

正如陶西所说,的确是随便打打,只不过他们是被打的一方。

对方派出的一号投手是被誉为双清市地区之星的邬童,班小松认出来那是唯一没有嘲笑小熊队的那个人。

人一旦对什么产生了兴趣,就会下意识的专注起来。

等到班小松反应过来他一直盯着邬童看的时候,邬童已经连续三次直接淘汰了自己这边的击球手。

其实看久了,班小松发现邬童的眼睛也蛮好看的。

“漂亮!天才投手邬童已经将小熊队第三棒选手三振出局!银鹰队势不可挡,一口气接连拿下三分!小熊队想要接住邬童时速接近一百四十的击球,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广播里传来解说员慷慨激昂的声音唤醒了发呆的班小松。

“誒,小松,该你了。”旁边的队友怼了怼他。

“喔……喔。”班小松迷迷瞪瞪拿着棒球棒走上了场地,他刚刚站稳,就听到对面传来一声微不可察的笑声。

抬头一看,他发现一直绷着脸的邬童,表情难得的柔和了一下,虽然只有一下下。

邬童准备投球了,但是他接连几次投出来的都是坏球,班小松看见这种情况,心里没由来的燃起一把火。

“邬童你什么意思!耍我玩是吗!”

一旁的江狄也有些着急。

而邬童则是百无聊赖的和江狄打着暗号,点了点头以后再次准备投球。

然后在场的众人就看见班小松闭眼一挥,那颗小白球直直地被击飞。

不顾旁边江狄大喊着“防守!防守!”的声音,也不顾及对面邬童愕然的眼神,班小松在意识到自己击中了球以后,抛下球棒撒腿朝着一垒跑了过去。

一垒……二垒……三垒……全垒!

在月亮岛的一片欢呼声中,小熊队在邬童手中拿下了这次比赛的第一分。

July
23
2017
 
评论(16)
热度(76)
© 墨长染Iris | Powered by LOFTER